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母婴

“房租1万块”,弟妹怀孕想把我赶出门,他们似乎忘了房子是我的

小龙女 2024-06-26 15:01:25

我是张大春,一个地道的东北汉子。我有个妹妹叫小芳,我们虽是同母异父,但关系一直不算亲近。早年我通过不懈努力,在城市中购置了一套房产,算是有了自己的小天地。而小芳则一直跟随着我弟弟,过着略显拮据的生活。不久前,我得知小芳怀孕的消息,内心感到欣慰,毕竟血浓于水。然而,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喜讯竟然成为了一场家庭闹剧的序幕。

那天,我刚刚踏进家门,就看到小芳和我弟弟坐在沙发上,神情严肃。弟弟直截了当地说:"哥,小芳怀孕了,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居住环境。你的房子能不能暂时借给我们住一段时间?"听到这个请求,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套房子是我辛苦挣来的,他们现在却想轻易地借用,这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皱了皱眉,问:"你们不是有自己的住处吗?"弟弟焦急地解释说:"太小了,不够我们住。而且小芳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我看了看低头不语的小芳,心中一软,毕竟我们是一家人,我能怎么做呢?我叹了口气,说:"好吧,你们可以暂时住在这里,但得支付房租。"我弟弟和小芳对视一眼,显然对我的提议感到意外。弟弟有些不高兴地问:"房租?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坚定地回答:"没别的意思,就是房租。这房子是我的财产,你们住在这里自然要交房租。"经过一番商议,我们达成了每月一万元的房租协议,虽然这个价格远低于市场价,但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心理平衡。



他们搬进来的那天,我特意请了假,亲自帮他们搬运物品。看着他们逐渐安顿下来,我心中也感到了一丝安宁。然而,我没想到的是,这仅仅是一系列问题的开始。小芳的孕肚逐日膨胀,她的性情也随之变得越发急躁。家中常常回荡着她的不满之声,不是对这不满,就是对那挑剔,甚至对我指指点点。我的弟弟性格软弱,对她毫无约束之力。某日,我工作归来,发现我的卧室门敞开着,室内物品被翻得一片狼藉。"这是怎么回事?"我怒不可遏地询问。"哥,小芳想要找些旧衣服给孩子做尿布,所以翻了翻你的东西。"弟弟解释道。我感到极度愤怒,这简直是对我的隐私的侵犯!但考虑到小芳正怀着孩子,我只能选择忍耐。然而,我的忍耐并未换来家庭的和谐。小芳的行为愈发过分,不仅对我的日常生活习惯横加指责,还在背后散播关于我的负面言论。我甚至无意中听到她在电话中向朋友抱怨:"我哥那人真是小气,住在他的房子里还要交房租,真是没见过钱。"这些话语如同利刃般刺痛了我的心。我开始反思,当初让他们搬进来的决定是否正确。终于,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发现门口堆满了我的个人物品,而我的钥匙竟然无法打开家门。"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我愤怒地吼道。门缓缓打开,小芳挺着孕肚走了出来,脸上满是轻蔑:"哥,这房子我们不住了,你的东西我们也帮你收拾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愣在原地,完全没料到他们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我凝视着那些被遗弃在门口的物品,心中涌起一股凄凉之感。这就是我的家人吗?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能够做出如此行径。"别忘了,这房子是我的!"我大声抗议,但门已经在我面前重重关闭。我站在门外,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房租高达一万元,对他们而言,这无疑是一笔沉重的负担。然而,这并不能成为他们如此对待我的借口。我拿出手机,拨打了物业的电话。"您好,物业吗?我是XX栋XX的业主,目前遇到了一些麻烦,需要贵方的协助解决……"电话挂断后,我坐在楼梯上,凝视着那些被丢弃的物品。心中涌动着愤怒与悲伤,这就是所谓的家庭吗?为了一己私利,竟能不计后果,甚至将最基本的尊重与亲情置于不顾。物业人员很快到达现场,我向他们描述了情况,他们承诺会协助我妥善处理。我站起身,轻拍身上的尘土,决定先找个地方暂时安顿下来。这件事给了我深刻的启示,也让我看清了某些人的真面目。我庆幸自己拥有这所房子,至少我还有退路,但这段经历,却让我对“家人”这个概念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几天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家。物业人员已经将房子整理得井然有序,我弟弟和小芳的物品也已搬离。我坐在沙发上,环顾这个曾经充满争执与不和的家,心中竟感到一丝难以言喻的宁静。也许,这就是生活的本质。它既有欢笑,也有泪水;既有亲情,也有背叛。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学会面对并接受。因为这就是人生,既残酷又真实。随后的日子里,我重新规划了自己的生活,将那间充满回忆的房子打理得井井有条,让它逐渐恢复往日的宁静。我告诉自己,无论生活多么艰难,都不能放弃对生活的热爱与信念。然而,就在我逐渐适应了新的生活节拍时,一通意外的电话打破了我的宁静。电话里传来的是我母亲的声音,她的声音里满是忧虑与急迫:"大春啊,你快回来,小芳她……她出事了。"我心中一紧,立刻追问:“妈,小芳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她……她在生产时大出血,目前还在医院抢救。”母亲的声音带着颤抖,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电话一挂,我无暇多想,急忙抓起外套,冲出了家门。虽然心中对小芳有些不满,但得知她出事的消息,我还是无法抑制内心的担忧。毕竟,她是我母亲的女儿,我的至亲。



当我赶到医院,手术室的灯光依旧亮着。我的弟弟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头埋在膝盖间,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我走过去,轻拍他的肩膀,他抬起头,眼中满是泪水。“哥,怎么办?小芳会不会有危险?”他声音哽咽,带着无助的询问。我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不会有事的,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信任医生。”时间似乎变得异常漫长,每一分钟都充满了煎熬。终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摘下口罩,虽然显得疲惫,但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手术非常成功,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听到这个消息,弟弟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我也松了一口气,但内心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我知道,这件事情不会就此结束。

果不其然,几天后,小芳出院了。她躺在病床上,脸色虽然苍白,但眼神中透露出坚定。她看着我,突然说道:“大春哥,谢谢你。”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我摇了摇头:“谢我什么,我是你哥哥,我怎能不管你?”小芳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知道我之前做错了,我不该那么自私,不考虑你的感受。但现在我明白了,家人之间应该相互理解,相互支持。”我已深思熟虑,决定与你弟弟一同搬回我们的家,不再打扰你。"听到这句话,我内心复杂。我未曾预料到小芳会如此坦率地向我表达歉意,也未料到她能迅速做出决定。但无论如何,我感到一种释放和宁静。“只要你考虑清楚了就好。”我平静地回应,“关于房子,你无需忧虑,我会帮你找到合适的买家。”小芳轻轻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感激之情。我明白,尽管我们之间有过分歧和争执,但亲情是不可分割的纽带。我们是一家人,无论经历了多少风雨和挑战,最终总会团聚。就这样,小芳和我弟弟搬回了他们的家。我也开始重新规划我的人生。我决定出售房子,用所得资金投资自己的事业。尽管前路漫长且充满挑战,但我相信只要持续努力,必将有所收获。



数月后的一个晚上,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您好,是张大春先生吗?我是房产中介,有客户对您的房子感兴趣。”我一时愣住,但很快回过神来,回答说:“哦,是的。你们可以安排个时间,我随时可以接待看房。”挂断电话后,我站在窗边,凝视着外面的夜景。这座城市灯火通明、繁华喧嚣,但对我来说,却显得遥远而陌生。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真正放松过,一直在为生活奔波忙碌。

第二天上午,房产中介带着潜在买家来看房。我简要介绍了房子的情况后,便让他们自行参观。我站在门口,等待他们结束参观并签订合同。不久,门开了,客户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份合同递给我:“张先生,这是合同,请您过目,如果没有问题,就请签字。”我接过合同,认真地审阅了一遍,然后慎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当我放下笔的那一刻,内心突然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轻松与解脱感,仿佛所有的重担与束缚在一瞬间被释放,我得以重新开启自己的生活篇章。送别了客户和中介之后,我回到屋内,开始整理行装,准备迁往新居。当我走到卧室门口,眼前突然映入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小芳。她站在门前,手里提着一个装满婴儿用品和衣物的袋子。



“你怎么来了?”我带着一丝惊讶询问。

“听说你要搬家,我想来送送你。”小芳面带微笑,语气温和,“这些都是给孩子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我接过袋子,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流:“谢谢你,小芳。”

“不用客气,我们是一家人嘛。”小芳笑着说,“以后有空常来家里玩,看看孩子。”



我点头答应:“好的,我会的。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

就这样,我们简短地告别。我提起行李,步出房门。当我轻轻关上门的瞬间,背后传来小芳的声音:“大春哥,路上小心啊!”



我回头望了她一眼,脸上露出微笑:“放心吧!”然后,我转过身,踏上了通往新生活的道路。

本文标题:“房租1万块”,弟妹怀孕想把我赶出门,他们似乎忘了房子是我的

本文地址:http://www.128870.com/muying/220129.html

本文阅读46到这结束,希望上面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