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母婴

清朝花木兰:潜规则下属,怀孕后偷换身份,终遭抛弃

小淘淘 2024-06-30 08:11:41

在《清朝野记》中,我叫陈统领,世人皆称我为清代花木兰。然而,我女扮男装从军后,因作战英勇一路荣升将军,用刀逼下属侍寝,怀孕后互换身份,最终却被负心汉无情抛弃。



故事始于同治初年,清廷大将多隆阿从湖南挥军进军陕西平叛。大军行至荆子关招募兵员时,我因家境贫寒,为谋生计,便女扮男装前去应征。

那时的我,面色黝黑,满脸痘瘢,力大如牛,恰似一个粗犷汉子,无人对我的女儿身起疑。多隆阿见我这般模样,遂留我在军中养马。

养马的日子既枯燥又艰辛,每日与马匹相伴,身上总沾着草料的气息。马场中尘土飞扬,马蹄声与马的嘶鸣声交织不断。未几,我迎来了上阵杀敌的机遇。虽是初次参战,我却毫无惧意,手持长刀奋勇冲锋,那悍勇之态,令身经百战的老兵都为之侧目、自叹弗如。

数年的平叛作战,我于枪林弹雨中穿梭,无数次与死神擦肩。战场上硝烟弥漫,喊杀声震耳欲聋,我在血泊中奋力拼杀,终屡立奇功,得以将功绩呈报朝廷,获封“提督巴图鲁”。

此封号于武将而言,乃至高无上的荣耀。我入伍时不过是个青涩“童子”,未满二十岁便获此殊荣,在当时可谓前无古人。



官职渐升,我成为统领,可管辖一众士卒,少女情思亦随之萌动。奈何满营皆为糙汉,无一能入我眼。后来,新招募了一批兵员,其中有个眉清目秀的书生吸引了我的注意。经打听,他姓朱,来自湖南,因读书应试屡屡受挫,二十岁时心灰意冷,弃文从武,来军中担任书记员。

他虽读书未有所成,却年少俊美,言辞温和,为人和善。初至我麾下,我便对他倾心,对他的倚重远超其他同僚。他原暗自欣喜,以为有了依靠,却不知我对他的关怀别有深意。

一日,残阳似血,将天边染得一片赤红,朱生结束了繁重的一日工作,欲回营房歇息。我差人将他传唤而来。本欲与他共饮解闷,他初以为是军务,到了方知是饮酒,且仅邀他一人。

朱生那清秀眉宇间虽闪过一丝异样,许是念及我平日对他的诸多照拂,未再多言,安心陪我饮酒。营帐内,烛光摇曳,将我俩身影拉得时长时短。酒过三巡,我醉意朦胧,望着他俊朗面容在昏黄烛光下愈显迷人,心中情愫再难抑制,提出与他同榻而眠。

朱生先是大惊,坚决不从,表明自己无“龙阳之好”。我一时冲动,拔出腰间佩刀相逼,他脸色煞白,内心定是纠结万分,想必在想:“若不从,恐要命丧当场。”为保性命,他只得无奈从了我。



待到上床,他在慌乱中惊觉我是女子,且为处子之身,那一刻,他眼中满是惊愕,仿佛见到世间最不可思议之事,随后闪过一丝惊喜,似是保住了男子的贞节,转悲为喜。

此后,他夜夜宿于我营帐,与我如胶似漆。同僚们皆对他投以鄙夷目光,私下皆认定他是我的男宠。然而,这段荒唐情事很快带来严重后果。不久,我发现怀有身孕,肚子渐大。

起初还能以宽松衣物遮掩,可随着日子推移,临近生产时,肚子大得再无法隐藏。那段时日,我们陷入极度焦虑与恐慌,每日皆提心吊胆。夜深人静时,我常抚摸隆起的肚子,心中满是忧惧:“这该如何是好?一旦被发觉,必将万劫不复。”

当时医疗条件极差,堕胎无异于送死。无数个夜晚,我们辗转反侧,商量对策,最终他决定向统帅坦白。彼时多隆阿已战死,军队由左宗棠接管。朱生此前不识左宗棠,亦不知其对这类事的态度,便先讲述花木兰的故事试探,见左宗棠未反对,这才委婉道出我女扮男装从军且怀孕之事。

左宗棠闻之,惊得双目圆睁,一时不知所措。心想若上报朝廷,自己定然难逃失察之罪;若不上报,一旦泄露,便是欺君之罪。正当他左右为难,左宗棠的一位幕僚进言:“此事涉欺瞒,恐朝廷降罪,不如暂且隐瞒。”于是,左宗棠命朱生代我之职,统领军队,而我则隐姓埋名于大帐中待产。



就这样,我们的身份互换,关系亦逐渐破裂。朱生本为我部属,被迫从了我,如今摇身成为将军,自然不再将我放在眼中。后来他战场获胜,春风得意时,即刻纳了两房小妾。我得知后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携积攒的钱财和孩子离开军队,前往甘肃兰州独自生活。因伤心至极,与他断绝一切联系,这段孽缘暂且落幕。

数年过去,朱生在军中地位愈发稳固,战功赫赫。然而,权力与荣耀令他渐失自我,变得贪婪狂妄,对下属苛刻无情。下属稍有差错,便遭其严厉责罚,众人虽心怀不满,却只敢怒不敢言。

兰州地处偏远,风沙漫天,我在这艰苦环境中与儿子相依为命,含辛茹苦将其抚养长大。儿子自幼聪慧懂事,那明亮双眸中总是透着对我的疼惜,深知我这些年的艰辛,一心想为我讨回公道。

一日,儿子听闻朱生率军即将经过兰州,心中顿燃复仇之火,瞒着我悄悄混入城中,寻一隐蔽角落,静静等待时机。

当朱生的军队浩浩荡荡进城,儿子再也按捺不住愤怒,冲上前去,义愤填膺地指责朱生薄情寡义、忘恩负义。朱生起初未将这瘦弱少年放在眼里,甚至轻蔑挥手,欲让人将他赶走。



就在这时,我闻信匆匆赶到。虽历经岁月沧桑,我仍具当年战场的坚毅果敢。我怒视朱生,愤声道:“朱生,你如今的飞黄腾达从何而来?可还记得当年情谊?”

朱生别过头,嘴角挂着冷笑:“情谊?你我之间不过一场错误。”我气得浑身颤抖,双手紧攥,指甲几乎嵌进肉里:“你怎能如此无情!想当年在军营,我们也曾推心置腹,无话不谈。”

朱生冷哼一声:“那又如何?我本一心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怎会甘心与你在军中苟且!”我咬着嘴唇,泪水在眼眶打转,心中满是悲凉:“我对你真心实意,可你……”

“真心?”朱生粗暴打断我,“你的真心便是用刀逼迫我吗?”我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我若不如此,你又怎知我女儿身。那时,我只盼能与你相互扶持,白首偕老。”

朱生沉默片刻,眼神闪过一丝犹豫,接着说道:“可我理想中的伴侣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非你这粗鲁的军中之妇!”我惨然一笑,泪水滑落脸颊,心仿佛碎成无数片:“原来在你心中,一直如此看我。罢了,多说无益。”

此时,围观百姓纷纷对朱生指指点点,议论声此起彼伏。朱生恼羞成怒,脸色涨红,猛地拔出佩剑,欲向众人挥去。我大声呵斥:“你敢在众目睽睽下行凶?”



他的手僵在半空,剑在阳光下闪烁冰冷光芒。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放下剑,带着队伍匆匆离去。或许他亦反思自身所为,不再如从前那般嚣张跋扈。

可朱生终归是一介书生,不擅作战。在某次战场上,他遭遇前所未有的劲敌。战况胶着,其所率军队损失惨重。硝烟弥漫,伤者呻吟声于战场回荡,朱生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在这危急关头,他不禁忆起曾与我一同征战的岁月。那时的我,英姿飒爽,指挥若定,军事才能出众。经过激烈内心挣扎,他最终放下过往骄傲与偏见,亲赴兰州寻我。

我与儿子正在屋内,听到急促敲门声,开门见他狼狈模样,深感惊诧。朱生一脸诚恳,眼中满是愧疚,深深向我赔罪,声音哽咽:“夫人,我错了,求你原谅。如今朝廷危难,军队需要你,求你出山相助。”

我内心虽仍有怨恨,想起他曾经的薄情寡义,恨不得将他拒之门外。但念及朝廷正处危难,又忆起曾经的军旅生涯,那些与战友并肩作战的日子,我那颗坚毅的心终究还是软了,最终选择原谅他。



随后,我携子随朱生再次回到军中。凭借非凡的军事智慧与丰富作战经验,我立于高处,望着硝烟弥漫的战场,仔细分析战局,不放过任何细节,脑海迅速拟定精妙战略。

很快,局势在我指挥下扭转。这场战争最终胜利告终。战场上,硝烟渐散,胜利欢呼声此起彼伏。阳光穿透云层,洒在将士们疲惫却又满含喜悦的脸上。

而朱生在与我再次合作中,亲眼目睹我的风采,终明白自己曾经的过错。他变得谦逊,不再刚愎自用,亦懂得尊重他人意见。战争结束,朱生请求我与儿子留在军中,让我继续当将军夫人。而我早已看淡,坚决拒绝。

朱生将所得奖赏皆送予我。我带儿子回到兰州,在当地开办一所学堂,那学堂红墙绿瓦,宽敞明亮。我亲自挑选教材,聘请良师,让众多贫困家庭的孩子有了读书识字、改变命运的机会。



从此,我与朱生放下过往恩怨。朱生继续在军中效力,时刻铭记教训,再不敢有丝毫骄纵。而我专注学堂事务,看着孩子们日渐成长,深感此生值得。

本文标题:清朝花木兰:潜规则下属,怀孕后偷换身份,终遭抛弃

本文地址:http://www.128870.com/muying/220853.html

本文阅读32到这结束,希望上面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