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母婴

面对恶爸妈的逼迫,他怒了!这次他绝不手软,誓要保护怀孕的妻子

小扎扎 2024-06-30 17:45:25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爸妈听信道士的话,说我老婆肚子里怀的是女孩,让其打掉。

我老婆不同意,他们却暗地里下药。

爸妈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笑,任由我老婆血流如注,无视她的哀求,拖延送救时间。

最终老婆一尸两命,岳父岳母也找上门来,告二人蓄意谋杀。

他们依然嘴硬:“是那个女人自己没福气!儿子啊,爸妈进去没事,你抓紧时间再娶,一定要给我们家留后!”

我冷笑一声,在他们被押上警车的时候,当着他们的面跳下楼。

再次醒来,我回到了两人要求老婆打胎之前。



1.

“沈飞昂你爸妈!说我怀的是个女儿要我打胎,神经病吧!”

电话里,传来老婆周星瑶的怒吼。

我第一反应是茫然地张望,,见周围是熟悉的办公环境,还没等我心安,意识到电话里瑶瑶在说什么,我汗毛倒竖!

我竟然重生回了我妈逼我老婆打胎的这天!

我是弱精体质,不容易有孩子。

上辈子,瑶瑶不嫌弃我,一直鼓励我,帮我想各种方法、找来各种偏方

备孕好几年,她终于怀孕

我把这天大的喜讯分享到朋友圈,却忘记屏蔽了我那对重男轻女的爸妈。

两人得知后,迅速从老家赶来,说老婆怀的是个女儿,必须打掉。

我和老婆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从来不搞重男轻女那套。

再加上我们备孕几年,好不容易有孩子,当然不可能轻易打掉。

我妈却让我爸动用强硬手段,要把瑶瑶架去三无医院打胎。

幸亏瑶瑶常年锻炼身形灵活,躲进房间锁上门,趁我爸砸门的工夫给我打电话求救:“沈飞昂你爸妈要强行拉我去打胎,你快回来管管!”

隔着电话我都能听到我妈大声咒骂:“小贱蹄子还敢跟我儿子告状!”

“儿子你别信她!她就一个下不了蛋的母鸡,你们这么多年没怀上,都是她克你!”

“好不容易怀上,还是个赔钱货!赶紧打掉,给我大孙子腾地方!”

瑶瑶在电话里又怒又惧:“沈飞昂你赶紧给我回来,不然我报警了!”

“小贱蹄子你敢!”

上一世的瑶瑶,虽然打电话给了我和岳父岳母,但我们堵在路上没及时赶过去。

最终她被我爸砸开门拖出来。

尽管有邻居的帮助阻止,但瑶瑶被拖行受了伤,人也受到惊吓,生了一场大病。

原本每天锻炼身体极好的人,因此落了病根。

后面又被我妈偷偷下药……

我冷汗直冒,回忆起上一世的悲惨经历,此刻脑子飞快运转,给瑶瑶支招:“老婆你先推柜子过去把门抵着,然后打物业电话喊人来帮忙!我现在就赶回去,你别怕!”

我起身跟同事们打了声招呼,立刻赶去开车回家。

那边瑶瑶应该在给物业打电话了,这边我也赶紧在小区群里发消息求助:「9号楼304室,我老婆有危险,求大家帮帮我!」

稍作犹豫,还是主动拨通了报警电话:“警察同志,临滨小区9号楼304室,我老婆有生命危险,求你们快去救她!”

做完这些,我重新拨通瑶瑶电话,边开车边安慰她:“老婆别怕,我已经找了邻居帮忙,也报了警!你再坚持一会,一切以保障自身安全为主!”

“必要的时候……别忘了我们床头有防身道具!”



2.

之前,隔壁小区出过入室抢劫案。小偷深夜从窗户溜进去,正好被起夜的户主看到。

惊慌之下小偷刺伤户主逃跑,户主虽捡回一条命,但这个消息弄得周围居民人心惶惶。

为了危急时刻有一定自保能力,我买了一把防身用的小刀和喷雾,压在床头被单下。

上一世,也许是惊慌时忘记了,也许是不忍心用刀对准家人,总之,瑶瑶没有拿起刀和喷雾。

这一世,我主动提及,告诉她将东西拿在手上,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威慑作用;如果实在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也以自身安全为重。

不过还好,这一世的事态没有发展到那种地步。

当我规避堵车路线、顺畅地赶回家的时候,警察已经在进行调解,邻居和物业也围了一圈。

一看到我,我妈立刻瞪大眼睛冲上来:“儿啊,你看看你娶的这是什么媳妇啊?我们一家人不就是起了一点点冲突,她居然就报警,想把你老爹老娘抓起去!”

“太可恶了,这女人不光是个下不了蛋的母鸡,还想把我们家给毁了!儿子,你赶快和她离婚!”

我厌恶地看着这样的母亲。

她总是有这样颠倒是非的能力,恶人先告状,把一切过错推到别人身上,而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

从前,她用这种手段控制我;现在,她用这种手段对付她眼中的“外人”,我的爱人,本质上,还是在控制我。

于是我冷声道:“跟我老婆没关系,是我报的警。”

趁她愣神,我挤开她,赶到瑶瑶身边,将她从头到脚、前前后后打量了好几遍。

确定她没有出事,我激动得眼中含泪,紧紧抱住她:“太好了老婆,你没出事!”

这一次,我赶上了!没有让我的爱人受到伤害!

这意味着一切都是能被改变的,我可以避免瑶瑶被害死的结局,有机会获得真正的幸福!

瑶瑶因为我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拥抱有些脸红,捶了我一拳,叫我放开:“你干什么,警察同志也在呢!”

我这才放开她,将她护在身后,面向警察:“警察同志,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其实也知道动手的是我爸妈,但他们性格偏激,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毕竟我爸以前打断过我的腿,我怕他也这样对我老婆……”

“我老婆被他们吓得不轻,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了,惊慌之下,只能想起你们这些值得信任的人。”

最后一句,我不光是对着警察说的,也是看着周围的邻居和物业说的。

我像上一世一样,感激他们大方地出手相救。

听到我这么说,邻居们激动起来:“嗐,你跟兄弟客气什么,平常受了你们家那么多帮助,咱也该回报!”

这是经常出差、托我们帮忙照看孩子的夫妻。

“星瑶姐喊得那么厉害,我在楼下都能听得到,害怕她出事,我肯定要过来看看!”

这是犯低血糖时,被我老婆救助的学生小妹。

“即便是亲生父母,如果威胁到住户的生命安全,我们也要出面,不能逃避责任。”

这是负责的物业人员。

已经了解过情况的警察也表示理解:“你家情况特殊,报警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东西,儿子报警抓爹娘,你们居然站他那边!”

听到众人帮我和老婆说话,我妈不乐意了,两腿一蹬,躺在地上就开始撒泼:“没天理啦!公安欺负老百姓啦!”



3.

警察还没说话,旁边大爷先呵斥道:“警察欺负你们?好不好笑,你们都拿刀砍门了,谁知道门真开了你们会怎样!”

“今天敢拿刀对自己家里人,明天保不准就要上街砍人了!”

“得亏人小伙子明事理,帮理不帮亲!大妹砸,我劝你们两个年轻人赶紧搬家,跟他们断了联系,让这俩人再也见不到你们!”

眼见有人想让她再也看不到我,我妈扑过去想挠那人,被警察拦住。

我爸也举起拳头想恐吓对方,然而人家亮出比他还要健壮的肌肉,他就怂了。

警察板起脸来教育两人:“检验胎儿性别是违法的,你们知不知道!”

“老子又没去医院,那还要花钱哩!”我爸嚷嚷道,“我们老家有个道士,算东西可准!有了生辰八字,人的一生都能算出来!”

“对对对!我儿子当时就是按照他的方法算出来的!”我妈先是一脸得意,随后又怒气冲冲,“都说了,按照老道的法子,你只要打了现在这个女胎,再配合符水,很快就能给我生个大胖孙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

“当初果真不该同意你过门!真是把我儿子迷得昏了头了!”

我的老家在边陲小镇,那里的人都有点迷信。

他们说的“算得可准”的老道,其实就是个江湖骗子!明明有那么多失败的案例,可给点钱捂个嘴,再把成功案例宣传出去,就成了神算了!

小时候的我,因为读书长了见识,曾数次指出爸妈的迷信,他们却总把我打一顿,最后一次押着我到老道面前磕头谢罪。

逼我喝下那不知是什么东西构成的“符水”,害我生了大半个月的病还不送医院,说是“符水”跟我身体里不干净的东西在作斗争,只能让我硬扛。

至于那不干净的东西是什么——

当然是我不服管的性格!

我命大,隔壁的小伙伴在学校说漏嘴,来支教的老师才知道我不是正常生病,冲进我家抱着我把我送到医院,我这才活了下来。

可爸妈却撒泼打滚,指着老师的鼻子骂他见不得我家好,还跑到学校闹事,把老师推下楼摔断了腿。

他们拒不赔款。是我偷偷拿着捡垃圾攒的钱,去医院看老师,声泪俱下地道歉。

老师摸了摸我的头,说:“好孩子,不怪你。”

那时候制度不完善,没有权威为老师主持公道。也就是村长看不过去,让我爸妈赔了几只鸡鸭,这事就算过去了。

老师结束了支教,回到他的家乡——山外的大城市。

在那以后,我学会了装作听话。

爸妈喜不自禁,逢人便夸老道的符水真是神水,没完全发挥作用都能让我这么“孝顺”!

我学业有成、工作顺利,他们也觉得是按照老道的指示才如此顺当,全然否决我个人的努力。

高考之后,我第一次掀起反抗。偷偷填了离家很远的志愿,拿着多年来攒的钱提前逃跑,大学从未联系过他们。

是他们满身淤泥地找过来,承认自己以前错了……

我一时心软,答应和他们以后保持联系,但绝不会回去。

我和老婆艰难打拼,在这里买房定居,也是为了证明我再也不回去的决心!

可我真的没有想到,虽然我不回去,还是被他们拿到了瑶瑶的生辰八字,稀里糊涂地算一通,跑过来专门要抓她打胎!

4.

“你们……愚昧至极!”

这些年,我跟他们说了,也吵了无数次,但他们屡教不改,我真的累了。

曾经,瑶瑶反过来安慰我,说老一辈思想难以纠正,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

可如今,那两人的魔爪伸向了她,瑶瑶也不再为他们说话,而是面色难看地盯着他们。

惊怒还在她心头,见我都动了这么大气,她也不憋着了,对我爸妈一通输出:“你自己也是女的,这么看不起女人?”

“这么喜欢男的,你去变性吧!来来来我出钱,帮你去做手术,直接给你身份证也改成男的,内外统一!”

“小贱蹄子我撕烂你的嘴!”我妈又想扑上来,被警察制服。

我向他们鞠躬:“麻烦警察同志帮他们进行思想改造。”

我苦笑道:“我尝试了很多年,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其实很想告诉警察:他们以前虐待我、打骂我、对我精神控制,还伤害过别人。你们能不能帮帮年幼的我现在的我,把他们永远关在里面出不来?

我太想让这两个人为他们做过的错事,尤其是上一世害死瑶瑶,和她腹中胎儿的事,付出代价。

但一来,过去的事无法追溯;二来,重生之类的话没有可信度。

警察叹息,只说一定会批评教育,带走了我爸妈。

两人依然骂骂咧咧的,恶毒的眼神绕过我盯在瑶瑶身上。

“沈飞昂,我老沈家要是断了香火,你就是罪人!”

他们被带走后,众人都围上来安慰我们二人,各种出主意,让我们加固房子保障安全,要不然就是赶紧搬走。

谢过他们的好意后,他们就离开了。

我搂着瑶瑶回到家里,她这时候的委屈全部爆发出来,搂着我大哭。我心疼极了,抱着她轻拍后背连声安慰。

瑶瑶心善,发泄过后就觉得,我爸妈受到教训,以后应该不会这么做了。

可我不这么认为。

上一世,他们拉我她打胎不成,还偷偷给她下药,害得她惨死,被抓后拒不认错。

为了向瑶瑶赎罪,也为了报复我爸妈,我从高楼跳下,当着他们的面摔得四分五裂,用这样惨烈的方式,断绝了他们抱孙子的愿望。

这一世,虽然有警察的制止,他们也在众人面前丢了脸面,可我知道,这两个人为了孙子,多不要脸的事也能做出来。

再加上临走时他们那怨毒的眼神,明摆着没有放弃。

我敢肯定,他们还在后面憋着坏……

本文标题:面对恶爸妈的逼迫,他怒了!这次他绝不手软,誓要保护怀孕的妻子

本文地址:http://www.128870.com/muying/220863.html

本文阅读43到这结束,希望上面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