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心理

家庭咨询室丨心理“孤儿”,如何走出“至暗时刻”

小葡萄 2024-06-27 15:20:00

眼前忧郁痛苦的她,数年来度过了无数不眠之夜。伸出手帮帮她,这个孩子会带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家庭咨询室丨心理“孤儿”,如何走出“至暗时刻”

一对“奇怪”的母女

开学一个多月了,一天晚上,咨询室来了一对“奇怪”的母女。妈妈身高一米六多,穿着时尚,笑容满面,很有精神。而孩子身高也有一米七,穿着一身黑,微微驼背,忧郁沉默,看起来似乎比妈妈矮,甚至比妈妈苍老。

母女落座后,妈妈便对我说,孩子今年高三,成绩不理想,家里很着急。但是具体情况她也不是很了解,让孩子自己单独和我说。听罢,我觉得更加奇怪了。从业18年来,我给上千个家庭做过咨询,大多数妈妈都很焦虑,见到咨询师,会有一肚子关于孩子的问题。但这对母女表现特殊,除了孩子厌学,其余问题,当妈妈的都不了解。我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其中定有些缘由,也许正是孩子问题的症结所在。

我和孩子面对面入座,发现她有些紧张,全身紧绷,低头不语。我安静地坐在她旁边,观察到她的情绪稍有缓解后,轻声说:“咱们先互相认识一下,好吗?”得到她的同意后,我先介绍了自己,大致给她讲了一下我这18年一直都在做青少年的大朋友。我一边讲述,一边观察她的身体动作,发现她虽然低着头,但僵硬的身体开始放松下来。于是,我询问她是否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孩子慢慢地抬起头,看着我,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我前几天18岁生日,妈妈问我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告诉她如果真要送我生日礼物,就给我找位心理咨询师吧!我感觉我要崩溃了!”话音未落,她的眼泪就滑落下来。

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女孩

她叫小方,5岁前一直和父母、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平时父母回家晚,对她的关注很少,大多数时候是爷爷奶奶在照顾她。5岁时,父母离婚,她被判给了母亲,并开始与姥姥一起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父母各自组建家庭,她和父亲两年都见不到一次,也很少和母亲接触。姥姥是位退休教师,性格很强势,对小方的生活和学习都有严格要求,包括晚上睡觉。姥姥要求小方独立,在自己的房间单独睡觉,但她特别害怕,却不敢和姥姥说。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初二,小方开始出现失眠、呕吐等症状。当时去医院检查了身体,医生并没有发现器质性的问题。可是她每天都感到身体疲惫,无法集中精力学习,下午上课时更是力不从心。晚上到家后,她本想再看看书,但全身酸痛使她倒在床上就动不了。夜里,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有时小方会犹豫是否给父母发信息,但又担心他们会厌烦自己,常常折腾到两三点才睡着。早上6点多,她就被姥姥叫起来上学,未得到充分休息,身体负担沉重,于是到了学校,又是昏昏沉沉的一天。

从去年开始,小方的失眠更加严重,白天上课脑子一片混沌,完全听不进去课程。可是,她心里越着急越听不进去。另外,她开始频频出现突发性惊恐、心慌、胸闷、手足发麻、手心出汗等症状,每次都持续10分钟左右,甚至经常喘不上气。

我给小方做了测试,诊断结果为轻中度焦虑、中重度抑郁。通过和小方的沟通与分析,其身体症状都是由长期积累的抑郁情绪所导致。由于抚养人的原因,她从小就缺乏安全、稳定的爱,导致她感到自己被忽视、不被爱、不被重视,极度缺乏安全感,属于心理上的“孤儿”。

我给小方和她的母亲详细说明了诊断结果后,妈妈很懊悔自己常年忽视孩子而对她造成伤害。最终,我们制定咨询目标:帮助小方的抑郁和焦虑情绪降到轻度,让失眠、惊恐、喘不上气等身体症状得到缓解,同时,考虑到小方目前正处于高三的关键阶段,希望通过咨询帮助她尽快适应紧张的学习节奏。因此,我计划先通过家庭治疗实现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和解,帮助孩子相信自己是被爱的和值得被爱的,从而增强安全感,缓解焦虑和抑郁情绪。

和解与接纳

家庭治疗需要小方的父母都参与其中。经过沟通,他们认识到自己的做法已深深伤害了小方,渴望弥补这些年孩子缺失的爱。但双方因长期缺乏沟通,不知道如何表达爱。我建议父母各自给小方写一封信。

在家庭治疗过程中,父母分别念了自己给小方写的信,将内心的爱和亏欠都传递给她,同时小方也勇敢地表达了自己对父母之爱的渴望。最终,一家三口拥抱在一起,小方在父母的怀中泪如雨下。这一刻,小方原谅了父母,她感受到了自己是被爱的。尽管这份爱来得有些迟,但终究还是来了。

在后续治疗中,小方陆续讲述了从小到大的经历和感受,父母认真倾听,并及时给予反馈。当小方害怕时,父母伸出手臂把她抱在怀里;当小方愤怒时,父母表达对她感受的理解,并对自己给她造成的心理影响真诚地说“对不起”;当小方开心时,父母和她一起庆祝,和她一起开心……在整个家庭治疗的过程中,父母重新见证和参与了对小方而言重要的一段段经历,就好像和小方一起重新长大。小方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弥补了爱的缺憾,内心的创伤也开始逐渐愈合。

小方不断得到疗愈和成长,变得越来越自信、开朗。最终,她的病情从中重度抑郁恢复到正常,身体症状也基本得到缓解。尤其是睡眠得到很大改善,失眠、噩梦等现象基本消失,白天学习的精力也充足了很多。

其实以前有不少人问过我,抑郁症康复之后会变得比之前更加强大吗?这是很多人的疑问。这些年来,我接触过许多抑郁症患者,根据我的经验,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大多数的抑郁症患者康复后,会比之前的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这种强大体现在他们的觉悟和体验上,比如他们会懂得如何爱自己和取悦自己,懂得做事情的方式方法,会更加热爱生活和珍惜自己的身体,等等。”

之后的小方也给了我更多的惊喜。聪慧的她用了半年时间,跟上了学校的复习进度,最终以600多分的优秀成绩考上了自己心仪的211大学。在小方身上,我看到了蓬勃的生命力。虽然她经历过很多创伤和痛苦,但并没有放弃“解救自己”。正是这种“不放弃”,让她在18岁生日时推开了心理咨询室的大门,在高三这个重要的节点上,选择了情绪疗愈和不断成长。

小方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与我分享了她的喜悦。我对她说了这样一段话,同时也送给所有在抑郁情绪中艰难前行的朋友:“最崎岖的路,你已度过;最苦的滋味,你已尝过。愿你未来之路皆是坦途,每分时光皆是甜美!”(文 | 刘菲  资深心理咨询师  中国网心理中国特约《婚姻与家庭》杂志供稿 网址:http://psy.china.com.cn/)

本文标题:家庭咨询室丨心理“孤儿”,如何走出“至暗时刻”

本文地址:http://www.128870.com/xinli/220361.html

本文阅读28到这结束,希望上面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