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减肥

爆火后,减肥药行业如何了?

小老虎 2024-03-23 08:58:21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刘一然 本报记者 钟财芬 王 冬 ●任 重

编者的话:日前,一名20多岁的女孩为减肥注射了1毫克司美格鲁肽,出现剧烈的恶心、呕吐等症状后,被紧急送到医院急诊室抢救。这一事件冲上热搜的同时,也让更多人关注到被热捧的减肥药市场。随着各路名流政客的站台,“减肥药”司美格鲁肽在过去两年关注度暴涨,其背后的药企更是赚得盆满钵满。那么未来这一市场还会继续火爆下去吗?减肥药真的是解决全球肥胖问题的良药吗?

糖尿病患者争药

美国《时代》周刊称,Ozempic成为一类产品的代名词,它不仅改变了美国的医学,还改变了美国的文化。Ozempic于2017年被批准为治疗2型糖尿病的药物,作为一种减肥药物,它让诺和诺德公司赚了一大笔钱。类似药物同样获得巨大成功,包括礼来的Mounjaro、Zepbound和诺和诺德的Wegovy。这些药物的处方正在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被迅速开出。

诺和诺德在2023年上半年销售了大约140亿美元的糖尿病和肥胖药物,礼来公司在2023年销售了价值51.63亿美元的Mounjaro。数据显示,自2020年初以来,这些减肥药的处方增加了300%,仅在2022年的最后3个月,美国就开出了900多万张减肥药处方。市场需求如此之大,以至于Ozempic、Wegovy和Mounjaro最近都出现短缺,在某些情况下,一些糖尿病患者的用药需求很难被满足,因为他们要与希望减肥的人竞争有限的供应。与此同时,水疗中心、互联网供应商和药店都在争夺减肥药这块蛋糕。

今年1月,诺和诺德和礼来提高了GLP-1类药物在美国的售价。其中Ozempic的价格上涨了3.5%,使用者单月花费升至近970美元。Mounjaro的价格上涨了4.5%,患者每月用药花费升至近1070美元。对于涨价的原因,诺和诺德方面表示,涨价是考虑到市场条件和通货膨胀等因素。礼来方面则表示,该公司是根据药品的价值、疗效和安全性来定价的。

《时代》周刊称,Ozempic、Wegovy和Zepbound这样的减肥药非常受欢迎,根据预测,到2030年,大约10%的美国人将服用这些药物,这类药物的销售额将超过1000亿美元。

一直以来,此类药物都不乏名流和专家的站台。日前,又一美国名人宣称自己靠此类减肥药成功减重。18日,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在一档特别节目中分享了她使用这些药物的经历并表达了对这些药物的支持。

不过,在国外,诺和诺德深陷医药营销丑闻,被指通过支付药物推广费、演讲费等,笼络医生或相关专家为司美格鲁肽等产品站台。据路透社调查,参与制定肥胖治疗指南的109名作者和审稿人中,有53人在2013年至2022年间接受了医药销售或研发公司的1240万美元好处费,其中诺和诺德就占800万美元。而这些专家编写的指南和建议,影响着全球成千上万名医生如何治疗肥胖患者。

诺和诺德市值本月超越特斯拉

欧洲新闻网称,今年前几个月,诺和诺德成为欧洲表现最突出的股票之一,今年已强劲上涨25%。这一业绩进一步巩固了诺和诺德作为欧洲市值最大公司的地位。去年9月,诺和诺德超越奢侈品制造商路威酩轩,成为欧洲市值最高的公司。本月,诺和诺德的市值还超越了特斯拉,跃居全球第12大上市公司。分析师看好该公司的收入前景,预计2024年将出现大幅增长,这种增长将在2024年第四季度达到同比上升25%的峰值。

美国“The Street”网站18日称,Zepbound的强劲表现使摩根大通分析师将礼来制药的股票目标价从775美元上调至850美元。分析师达米安·康诺弗甚至声称,礼来的发展前景广阔,其竞争优势将至少持续20年。去年第四季度,礼来收入增长28%,其中Mounjaro的销售额为22亿美元,占公司总销售额的20%以上。康诺弗表示:“预计到2024年,Mounjaro/Zepbound的供应将至少增加50%。”

美国《福布斯》杂志称,Ozempic、Wegovy、Mounjaro和Zepbound等药物的巨大成功,让很多制药公司都渴望进入利润丰厚的减肥药市场。一些制药公司准备挑战礼来和诺和诺德在这一市场的主导地位。丹麦药厂Zealand Pharma和德国制药公司勃林格殷格翰正在联合开发一种可注射GLP-1药物survodutide。美国加州的Viking Therapeutics公司上个月公布了一项试验性药物VK2735的中期试验数据,称该药物可以与诺和诺德和礼来的药物相抗衡。旧金山初创公司Structure Therapeutics也在研发一种口服GLP-1药物,其规模更大的中期试验计划于今年启动。不过,由于试验需要一定时间且成功率有限,新药物想要与诺和诺德和礼来的产品在药店货架上竞争还需要几年时间。

灰色市场与健康风险

美国《新闻周刊》18日报道称,使用Ozempic和Mounjaro等药物的人感到,随着价格飙升,他们的钱包受到冲击,有些糖尿病病人甚至买不到这些药。一名女士表示,在使用其中一种治疗糖尿病的药物3年后,她再也无法每周只花7美元了。尽管她有医疗保险,但每年3000多美元的自付费用超出她的预算。

“选择性减肥计划”创始人莎伦·吉泽说,“当你开始使用GLP-1类药物时,你就要付出很大代价。”纽约市减肥医生苏·迪科蒂斯博士称,“我们的目标不是永远服用这种药物,但在你减掉20%的体重后,身体会认为你饿了,会试图增加体重。在使用Ozempic后,患者的新陈代谢可能需要6个月到两年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这就是这种药物对个人来说如此昂贵的原因。你必须准备好在经济上长期投入。”“可持续处方药定价运动”的发言人康拉德称,“大型制药公司对减肥药的定价和反竞争策略表明,该行业‘重利轻人’”。

《时代》周刊称,人们仍然对这些减肥药的广泛使用持怀疑态度,尤其是那些只想减掉几磅体重的人。在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月份的调查中,62%的受访者表示,对于那些没有健康问题的人来说,这些药物不是好的选择。一些医生也持同样观点,在医学层面上,减肥并不总是必要的。

即使对因超重造成健康问题的人来说,GLP-1药物也会带来副作用,包括胃肠不适、头痛、胰腺炎和消化系统阻塞。一些研究人员还担心,它们可能会增加使用者患甲状腺癌的风险。

另一方面,这些药很难获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18日称,只有6%的美国糖尿病和肥胖症患者在服用这些药物。专家表示,药物缺乏导致许多人在网上寻找不受监管的山寨产品,这可能非常危险。

“你使用的减肥药可能是假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称,减肥药激增导致市场上出现很多仿冒药,许多患者没有意识到这些药并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药物。现在市场上充斥着假冒的注射药物。“假药可能含有有害物质。它们可能不遵守消毒程序,或者产品有效成分没有达到其声称的剂量。”加州医生、肥胖医学协会主席莉迪亚·亚历山大说。《华尔街日报》称,由礼来公司开发的名为Retatrutide的减肥新药虽然还要数年才能获得美国监管部门批准,但目前已在网上销售,这是未经批准的减肥药灰色市场正在发展的又一例证。

《华尔街日报》称,无论是诺和诺德专门用于控制体重的Wegovy,还是最初为治疗2型糖尿病开发的Mounjaro,在中国都没有获批用于减肥。21日,诺和诺德回复《环球时报》记者称,Wegovy已于去年5月在中国递交新药上市申请,期待于今年在中国获批。

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伍学焱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之所以迟迟未将“减重”纳入司美格鲁肽的适应证,很大程度上就是担心放开后,这一适应证会被附上美容属性,滥用现象更不可控。

英国《自然》杂志称,减肥不仅仅是一种医学现象,也是一种社会现象。在一个越来越多人因为工作久坐不动和加工食品泛滥的世界里,苗条很难保持。因此,在全球范围内,苗条的身材与较高的社会地位联系在一起。报道称,制药公司在推销药品时应该避免将用药宣传为一种“简单的减肥方法”,快速减肥的生理副作用应该被明示。

伍学焱提醒,目前国内外各种减重指南均没有将药物作为减重的第一选择,首推的都是通过生活方式控制体重。相较于寻找捷径减肥,普通人更应建立起“不超重就无需减重”的观念。如果有身材管理需求或已达到肥胖程度,应把关注点放在养成健康生活习惯上。

彭博社称,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警告说,有效的、流行的减肥药物不足以解决目前影响超过10亿人的世界性问题。世卫组织日前在公开分析中称,自1990年以来,儿童和青少年的肥胖率翻了两番,成年人的肥胖率翻了一番以上。虽然肥胖率在一些富裕国家趋于稳定,但世卫研究小组发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肥胖率在迅速上升。

该研究小组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中说,在许多国家,由营养不良导致的体重过轻问题已经被肥胖取代,成为主要问题。不过,上述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全球环境健康教授埃扎蒂说,这些药品可能会加剧减肥治疗方面日益严重的不平等问题。另一名作者布兰卡说,“这些药物是一个重要的工具,但它们不应该被视为解决问题的办法。解决方案仍然是改善粮食系统和环境。”▲

本文标题:爆火后,减肥药行业如何了?

本文地址:http://www.128870.com/jianfei/204728.html

本文阅读35到这结束,希望上面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相关标签: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