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酷生活网- 分享养生、健康、减肥、母婴、心理de科普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心理

心理健康工作人员在学校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心理健康专业人员在学校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小糊涂 2024-02-02 08:31:12

学校环境中的非自杀性自伤(NSSI)与抑郁、焦虑、不良的同伴关系以及学习成绩恶化有关。不过,支持性的学校环境能够提供保护性的功能,减少自伤风险。在学校中成功化解和应对自伤需要全校的努力,这意味着每一位在学校工作和学习的人都有自己的职责。

心理健康工作人员在学校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心理健康专业人员在学校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学校管理者

最有影响力的角色就是教育主管部门、教育系统的领导和校长。学校系统的行政级别决定了教育的优先事项,包括重视学生的福祉和情感

如果教育管理系统认识到学生的心理健康对学习成绩至关重要,就会支持心理健康宣传,并促进学生的幸福感。这样,管理者就有机会在部门层面采用基本的积极方法。

这一自上而下的信息为所有学校定下了基调,接下来,要让以学生为中心的心理健康项目成为所有教职员工优先考虑的事项。具体而言,政府或教育部门层面制定的政策和程序带来的影响可能是最大的,特别是这些政策和程序在辖区内的所有学校有效实施。不幸的是,学校管理人员在学生的情感幸福感中所扮演的角色存在很大的分歧。

一项研究采访了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30名校长,了解他们对校长在解决和应对学校自伤方面所扮演的角色的看法。大约一半的校长在学校采用了学术视角,另一半则优先考虑社会和情感健康。

从社会情感角度来看,校长们更了解自伤、心理健康与学习成绩之间的联系,并谈到了促进儿童发展的各个方面。相比之下,采用学术视角的校长专注于标准化的测试结果、缺乏资源(资金和人员配备),不仅如此,他还认为学生的行为问题比自伤“更重要”。

无论校长的教学立场如何,当涉及到如何最好地应对自伤学生时,几乎所有的校长都把这件事委托给了学校的心理健康专业人员。


心理健康专业人员

  • 心理健康工作人员在学校中扮演着许多不同的角色。这些包括但不一定限于:
  • 为学生、工作人员和家长安排心理教育;
  • 倡导将自伤作为学校的优先事项;
  • 为自伤学生提供个性化治疗;
  • 与自伤青年的照顾者合作;和/或
  • 与外部机构联系。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只有五分之一的心理健康专业人员接受过任何关于自伤的教育。在早期的工作中,学校辅导员被认为是寻求自伤咨询的首选,但只有不到50%的人认为自己有资格解决自伤问题。

虽然他们了解自伤的程度显著提高,但心理健康专业人士仍呼吁加强培训。尽管他们缺乏信心,但大多数学校心理健康工作人员在支持自伤学生方面做得很好,家长们报告称自己得到了学校辅导员的支持。


教师、教导员以及与学生互动的人员

教师、教导员以及与学生互动的人员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虽然这些工作人员并没有被期望扮演心理健康专业人员的角色,但是他们与学生的接触最多,因此最容易注意到学生举止的变化、紧张的同伴关系、注意力的波动、学习成绩的变化,以及自伤迹象(包括穿着与天气不符、拒绝参加暴露皮肤的运动,以及疤痕或伤口)。

这些工作人员也最有机会注意到学生的心里动力迹象,并可以提供奖励,以促进积极的变化和成长(例如,增加与同龄人的互动、课堂管理)。青少年将教师视为支持的来源,这表明如果同伴注意或者听到有人自伤,他们可以通知老师。

尽管如此,教师认为他们不具备应对自伤学生的必要技能。考虑到校长在学生福利方面对心理健康专业人员的尊重,教师和教导员是最不可能获得培训和专业发展机会的员工。

学校内部资源紧张导致了培训的缺乏,哪怕他们在培训期间提供了支持,并且替补的角色会带来一些帮助。

在一项早期研究中,近70%的教师表示,他们至少遇到过一名学生自伤;80%的人表示他们从未接受过任何与自伤有关的教育。尽管三分之一的教师立即求助于心理健康专业人员,大约三分之一的教师将进行风险评估并提供咨询。教师们觉得他们与自伤学生进行合作的能力不足,80%的教师希望有机会接受更多的教育和培训。

向教师提供培训可能是在学校培养应对自伤的措施,是整个系统起作用的重要一步。


父母和监护人

父母的支持是从自伤中恢复的最显著因素之一。因此,在可能的情况下,主要照顾者应参与有关照顾自伤学生的决定。

然而,学校工作人员必须注意:受到干扰或不安全的家庭环境也可能是年轻人自伤的一个因素,让看护人参与进来可能会无意中增加学生的风险。此外,学生可能会将这种保密性的破坏视为破坏信任,并进一步增加他们(不想让自己自伤行为被发现)的痛苦。

当学校向父母告知学生自伤时,必须通知学生,并积极参与这一过程。这将赋予学生权力,并可能打开学校、学生和看护人之间的沟通渠道。

虽然家庭环境会影响自伤的青少年,但自伤也会影响照顾者和整个大家庭。许多照顾者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正在自伤,他们的反应是震惊、恐惧和内疚,以及对孩子的关心,这并不罕见。在得知孩子自伤之前,父母报告说家庭功能良好,这一观点与年轻人报告的观点不一致。

与没有心理健康问题的青少年的父母相比,自伤青少年的照顾者的压力明显更大(如日常生活被打乱、感到怨恨、内疚)。学校可以在支持父母方面发挥作用,包括提供孩子可能自伤之原因的心理教育、适当的育儿反应(即,不要过度监督或尽量减少监督行为),以及培养切实可行的康复期望。

虽然一些学校的工作人员坚持认为他们最关心的是学生的福利,而不是他们的照顾者,但是家长们也会感谢学校提供的更多支持。


自伤青少年及其同龄人

也许在学校环境中最重要的人就是学生——既有自伤者、也有同龄人。青春期的伙伴关系尤其有影响。

在纵向研究中,那些报告了同伴受伤害和社会自我价值感差的年轻人,今后卷入自我冲突的几率增加。同样,与同伴的日常争吵与自我冲突的频率有关。

不过,来自同伴的社会支持似乎是保护性的。因此,无论是在正式的同伴支持角色中,还是在友谊团体中,学生们都可以在相互支持方面发挥作用。许多学生认识到他们在支持自伤者的时候可以发挥作用,学校可以建议学生们相互交谈和倾听,同时促进他们与值得信赖的成年人的沟通,提高对自伤的认识,并帮助减少与自伤相关的耻辱感。

研究发现,学生也认识到在学校环境中(而不是在线交流)寻求朋友支持的优势,因为人们认为在线交流容易被误解。然而,这种支持角色可能是复杂的,学生们报告说,扮演支持者角色会导致巨大的痛苦和责任感。

学校有责任不仅支持自伤学生,还需要为那些关心自伤者的同龄人提供支持。


员工培训

鉴于员工要求更多的与自伤相关的培训,我们必须问一个问题:这种培训是什么样子的?

研究发现,学校工作人员们希望看到培训项目中包括与自伤学生交谈的实用策略、澄清学校中不同人员的角色、适当的转介流程以及消除有关自伤神话的心理教育;下方专栏中的内容都应该作为自伤协议的核心要素。

不幸的是,在培训工作人员如何恰当处理和应对学校自伤时,很少有研究评估到底哪些方法是有效的。越来越多的工作证实,心理健康素养提高了帮助精神疾病患者的信心,增加了对他人的帮助,并促进了寻求帮助的行为。

看门人培训项目在自杀预防中很受欢迎。在这些项目中,教师成为了警惕自杀念头的前哨信号,并学会适当地排查自杀学生。这些措施有效地增加了对自杀的了解,并增加了对可能自杀的学生做出反应的信心。

然而,明确区分自伤和自杀想法和行为是非常重要的。研究表明,为学校教师和学校心理健康工作人员提供为期两天的研讨会,可以提高与自伤相关的知识,以及对应对技能的信心。在6个月的随访中,这些收获得到了保持,参与者也报告了自己行为的变化。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提供工作人员培训的最佳形式。成功实施校本培训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是考虑学校的需求和可用资源。

尽管学校工作人员迫切需要更多的信息和培训,但他们也呼吁增加工作人员和资源,以帮助解决学校的心理健康问题。学校工作人员说,家庭和学生自己也应该参与教育和培训。学校心理健康老师还强调,成功解决学校自伤问题需要一个支持性的社区,包括校长的支持。

学校工作人员建议每年举办以心理教育和转诊为重点的研讨会。除了识别风险因素或适当应对自伤的培训外,这种培训可以强调以学生为中心的方法的重要性,不仅需要认识到自我伤害的基础因素,还要认识到在学校环境中可以培养的优势。

专栏:学校政策的关键要素

明确的角色划分

概括所有学校工作人员在应对自伤方面的角色,以便工作人员明确其职责。理想情况下,将指定一名负责人(或团队)作为主要联络点;此人应具备病例管理能力以及学校范围内的教育和培训能力。

风险评估

考虑到NSSI与自杀想法和行为之间的联系,关键人物应该能够评估自杀风险。自杀念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波动,因此进行持续评估的能力很重要。

优势评估

遵循基于优势(strengths-based approach)的方法,重点人员应包括对学生优势的评估,这些优势可用于促进积极的变革。

适当的转诊

负责人应熟悉外部服务机构和自伤学生的适当转诊途径。任何转介都应在学生及其家人(如可能)的参与下进行。

家庭的参与

对于一些学校工作人员来说,在为学生保密和通知主要照顾者之间可能存在紧张关系。在可能且安全的情况下,家庭应该参与孩子的关怀过程和教育决策。更重要的是,让孩子参与到影响他们的决策,确保他们感到自己被赋予了权力,并在自己的关怀计划中拥有代理权。学生的这种参与可以进一步建立韧性,并赞扬学生在康复过程中的作用。

考虑NSSI的社会因素

鉴于一些学生从同龄人的因果关系中获得了自伤的想法,学校需要注意在小组环境中讨论的自伤是如何造成自伤的。自伤永远不应该讨论明确的细节,并且应该避免出现NSSI的照片。建议学校不要把重点放在自伤上,而是讨论学生可能使用的一系列应对策略,以及对学生在这方面做出的选择保持同理心和尊重的必要性。

寄宿学校和夏令营地

应该特别提到的是,在寄宿学校、学校夏令营地和其他学生可能共享生活空间、由主要照顾者以外的成年人照顾,或者在学校环境中有大量时间的环境中解决自伤问题都存在着转变、日常生活中断和脱离家庭支持的因素,所有这些都可能令人痛苦,并增加自我伤害的风险。

这些环境中紧凑的生活作息(睡眠和淋浴安排,以及集体活动),可能会使其他学生更容易看到现有的伤口和疤痕,增加其他人发现学生自我伤害的可能性。

建议学生展示开放性伤口可能会成为其他学生的扳机点,同样不隐藏疤痕的决定应该受到尊重。虽然发现或披露自我伤害可以提供展开对话的机会,但也可能使学生受到其他学生(和工作人员)的欺凌、评判和羞辱。

学校工作人员可以与学生一起应对这些困难的情况,并从针对自伤的培训中受益,无论他们的主要角色是否在心理健康方面。


安全地讨论学校中的自我伤害

在现实工作中,学校表达的一个主要担忧就是自伤在同龄人、或在学生之间“传播”的风险。这种对“社会传染”的恐惧往往会阻止学校与学生讨论自我伤害,并且向自我伤害的学生传递了一种恐惧和羞耻的文化

尽管一些学生确实从其他学生、网络或流行媒体中知道了自伤的想法,但是暴露在自伤环境中不足以增加自伤的风险。不过,学校确实需要注意讨论自伤的方式。任何耸人听闻的自伤、呈现伤口图像、美化行为(例如,提及自伤的名人)或提供自伤方法的详细内容讨论都可能会引发一些学生的兴趣,这些应该避免。

相反,学校可以将自伤的讨论放在更广泛的应对和健康的背景下进行,向学生强调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应对压力式。这有助于消除自伤的污名化,促进他们寻求帮助。


学校政策和协议

鉴于学校工作人员、学生和家长之间存在着各种不同的角色,有效应对学校中的自伤需要制定明确的政策来解决自伤问题。这应该辅以一份程序协议,该协议概述了当学生已知自伤时应采取的适当步骤。

虽然许多学校都制定了解决自杀行为的政策和协议,但很少有专门的政策文件用于处理自伤的学生。鉴于这些行为之间的重要差异,制定一项独立于任何自杀协议的专门政策和协议,并向所有学校工作人员提供,这一点至关重要。

学校制定的自伤政策提供了一种沟通方式,即学校将自伤视为一种行为,并概述了学校在解决和应对自伤方面的风气。一份好的政策文件将提供与自我伤害有关的基本心理教育,以及学生可能参与这种行为的原因,以人为本的方法定位可以为解决学校自我伤害问题的指导框架。

通过这种方式,这些政策不仅仅可以让学校满足最低法律要求,也不仅仅是关心学生的义务,而是成为一种倡导优势的方法、提高员工技能、改变对自伤和自伤学生的态度,并最大限度地减少学校环境中的耻辱感的手段。

当涉及到与自伤学生合作的程序步骤时,需要一个明确的协议。有效的学校协议有许多关键要素。其中包括:

  • 承认所有教职员工和学生都可以发挥作用,并明确界定每个利益相关者的作用;
  • 任命能够进行自杀风险评估的人员;
  • 对学生的优势、应对资源和支持系统进行评估;
  • 在学校内部和外部心理服务机构(如有需要)的适当转介计划;
  • 考虑如何以及何时让家庭和照顾者参与进来;以及
  • 考虑自伤的社会原因和后果,尽量减少弱势学生的风险。

结语

学校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环境,减少学生的耻辱感,并以促进学生赋权的方式解决和应对自我伤害。采取一种全学校的方式,让每个人都能发挥明确的作用,这是确保学校里的每个人都将自伤视为学校环境中的优先事项,促进以包容和支持的措施。培养支持性的学校,采用基于优势的方法来解决和应对自伤,将大大有助于降低自伤风险,减少自伤学生的负面后果。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相关标签: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