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母婴

刚跟男朋友冷战,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小扎扎 2024-03-20 19:32:18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跟男朋友冷战,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屏蔽他,发朋友圈说怀孕了,好友都去祝贺他。

我又发了一条仅他可见的朋友圈,图片配文:「不是妈妈不爱你,只是不想让你来到这个没有爱的家庭。」

坐标黑心医院。

朋友给我发了一张图片,里面是我谈了七年的男朋友和一位冷艳高贵的御姐在看戒指。

沈鹤笑的温柔,那位御姐在听他说话时,眉目间也温柔了许多。

这是一家私人的店铺,还是沈氏旗下的。

我之前去过,沈鹤对我说,他要为我亲手打造一枚戒指向我求婚,所以让我不要看着这些戒指,只有他亲手打造的戒指才配我戴。

我笑他臭屁。

现在再看手上那枚订婚戒指,心里忍不住泛酸。

我顿时觉得周身的温度降了下去,明明开着暖气,我只觉得浑身冰凉。

因为前一秒,沈鹤还给我打电话说他要在公司加班。

和沈鹤认识这么多年,他也带我见过他的朋友,他身边的女人我都认识,我也没听过他有什么白月光,只是这一位着实有些眼生。

我莫名觉得心慌,和沈鹤相处这七年,虽然也有闹过矛盾,但他出去都会向我报备。

可他这次为什么要骗我在公司加班?

他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温柔地叫着:「宝宝,我去公司了,记得想我噢 !」

我算是一个情绪还算稳定的人,只是现在莫名的敏感烦躁,我把这一切归结于太久没来姨妈了。

我立刻打电话给沈鹤,电话很快被接通,沈鹤爽朗的声音响起。

「怎么了宝宝?」

「你在哪里?」

他顿了一下啊,「我在加班啊,怎么了,你想我了?」

「嗯。你早点回来,我有事问你。」

我隐约听到了另一端传来一道男声,似乎还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听过,也可能是助理吧。

不知道这几天,我总是变得有些敏感,可能是太久没吵架了,待吵个架升温一下感情了。

沈鹤很快就回来了,我把照片给他看,他的表情僵住了。

我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沈鹤眼神躲避,半天他才出声,看着来十分为难。

「阿愿,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她就是一个.....朋友,非常难以言述的朋友。」

「至于戒指,我想给你个惊喜来着,不过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真的,我发誓。」

「阿愿,这件事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这么晚了,我们早点睡吧。」

说完,要上前来拉我,我后退躲开。

说了一堆没有的废话,我翻了个白眼,心里莫名地烦躁,就是想耍脾气。

「不好,我现在就要知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在加班?」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沈鹤你不知道吗?」

「我今天吃炸药了,刚好好久没冷战了,等你什么时候想清楚再说吧,你睡客房。」

沈鹤表情复杂,看起来又很苦恼,但终究没说什么,去了客房。

和沈鹤认识这么多年,我还是很了解他的,出轨他也没这个胆量,就算真出轨了,沈鹤的母亲自会出手。

但今晚这件事,就是让我很不爽,还死活不说,那自己一个人睡去吧。

2

和男朋友冷战第二天,我狂吐不止,一想到很久没来姨妈了,我心里涌起一个不好的念头。

然后我火速下楼去最近的药店买了验孕棒,果不其然,我怀孕了。

刚冷战就怀孕了。

于是我又火速发了一条帖子,问:「和男朋友冷战后,发现自己怀孕了,我要怎样不失风度地告诉他?」

我翻着下面的评论,看着有些可可爱爱的评论,不由觉得好笑。

「把验孕棒发给他,告诉他孩子没了,就说是因为父母冷战被冻死了。」

「应该说,男朋友吵架令我心寒,心寒导致宫寒,孩子被冻死了。」

「带球跑吧,我看了十年的小说,经验丰富。」

「对对对,五年后你带着五胞胎强势回归,然后他看到和他长大一摸一样的孩子,从此开启漫长而艰难的追妻火葬场之路。」

「吵一架,吵的时候去厕所干呕,第二天验孕棒放桌子上,买票走人,然后他动用全程关系找你,嘿嘿,小说都这么写的。」

「这个可以,参考资料比较多,回国以后还有模版可以走。」

「发给朋友圈,屏蔽他,共同好友就回去祝贺他的,然后你再发给去医院的朋友圈,仅他可见」

「图片配文:不是妈妈不爱你,只是不想让你来到这个没有爱的家庭。」

「他肯定急死。」

「又或是,图片配文:来得不是时候,终究没有缘分!」

「去医院预约人流手术,号码填他的。」

思考了很久,我决定先发朋友圈说自己怀孕了,屏蔽了沈鹤。

「我约了一个小朋友,明年春暖花开时相见。」

朋友圈下面很多人都在祝贺我,当然也有人在问。

「这啥意思啊?」

「笨蛋,愿愿怀孕了呀!」

尤其是沈鹤的妈妈那叫一个亲切,上来就给我给我发了一个大红包,问我最近过的怎么样?问我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我都打着哈哈敷衍过去了,介于沈鹤可能会很快得到消息,所以我穿好衣服立刻打车去了医院。

医院人不是很多,我拿着号,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

算算时间,拍了一张医院的照片,发了仅沈鹤可见的朋友圈。

图片配文:「不是妈妈不爱你,只是不想让你来到这个没有爱的家庭。」

迎接风暴吧,狗男人!

沈鹤刚结束一场会议,准备开下一场会时,有人祝贺道。

「恭喜沈总喜得贵子啊!」

「怪不得沈总春风得意,原来是要当爹了,恭喜恭喜。」

「恭喜啊。」

沈鹤的脚步顿住,高冷的表情难得透露出几分迷茫,综合他们说的。

他当爹了?

他怎么不知道?

「你们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要当爹了?」

有位老总还以为沈鹤装糊涂,「嚯,你这小子,这么大了还搁那装糊涂,你老婆怀孕了,你不就要当爹了?」

「沈总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啊?也让我们沾沾喜气呀!」

「是啊,是啊,记得请我喝喜酒。」

沈鹤跟其他人仿佛不在一个频道,他拉住那位老总,「你说阿愿怀孕了?」

「是啊,你不知道啊?」老总疑惑问道 ,随即变得幸灾乐祸起来,周围其他人的眼神也变得意味深长。

沈鹤没时间管这些,他看向助理,「你知道吗?」

助理点了点头,「秦小姐发了朋友圈呀,啊......那个,我以为沈总知道呢,哈哈。」说着还打开手机给沈鹤看。

沈鹤立刻又打开自己的微信,里面清一色都是家人朋友的祝贺,但没有助理手机那条朋友圈。

只有一条刚出炉的。

「不是妈妈不爱你,只是不想让你来到这个没有爱的家庭里。」

「地点黑心医院。」

配的图片是一张报告单和医院的背景。

沈鹤顿时石化,怀孕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会议推迟!去医院!」

3

这一路上,沈鹤心惊胆战。

他昨天晚上骗了阿愿,她不会想不开把孩子给打了吧?

听说怀孕的人情绪非常不稳定,他昨晚就应该看出她的异常的。

阿愿也有可能在做产检,产检这么大的事,他竟然没陪在身边!

天杀的,哪怕吓到阿愿,他昨晚也会解释。

他越想越气,没忍住给了他自己一巴掌,前面开车的助理吓的魂都快没了,他通过后视镜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沈鹤。

「那个,沈总您......您没事吧?」

沈鹤深吸一口气,慢慢冷静下来,看到窗外骑电车的人呼啸而过,他又忍不住心急了。

「怎么开这么慢?快点!」

「再快点!」

助理欲哭无泪:「沈总,已经最快了,再快咱们都要进局子了。」

「而且,我们现在在等红绿灯。」

助理忍不住后怕,辛亏是他开的车,如果是沈总后果真不敢想象。

沈鹤打开手机,不停地在百度搜索。

「怀孕的注意事项」

「怎么做好一个准爸爸?」

「产检的流程」

「打掉孩子对身体有什么影响?」

「老婆怀孕期间情绪是不是比较敏感?」

助理开了一半才想起来,刚才这么着急,还没问去哪呢。

「对了沈总,您还没说我们去哪个医院啊?」

「你不知道?」

「啊?!我应该知道吗?」

4

我刚拿着报告单从医生那里出来,助理给我发信息说沈鹤在来的路上,于是我也不急着走,顺便在周围的门诊部逛逛。

妇产科的人大都洋溢着笑脸,准妈妈轻轻抚摸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神情温柔。

我也下意识轻轻抚摸小腹,这里竟然孕育着一个幼小的生命,很神奇。

「媳妇,我真的要当爹了?」

「对啊,你要当爸爸了!」

一对夫妻激动地抱在一起。

我忽然想起沈鹤,这个狗男人待会不给我一个十分完美的答案,我真的可以考虑带球跑,想想还怪刺激的。

只是逛着逛着,空气中的氛围慢慢变得沉重压抑,仔细听还能听到压抑的抽泣声,我的好心情也荡然无存。

这里坐着不少年轻的女孩,有的有对象或是家长陪伴,更多的是单独一个的女孩子,她们的表情有的恐惧,有的不舍,还有的是麻木与冷漠。

我的心莫名的揪痛,我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沈鹤陪那个女人一起来产检,我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这里,等待冰冷的手术台。

我的思绪混乱,连带着心情也变得压抑。

就在我考虑是带球出国还是出省,坐飞机还是坐高铁,然后五年后强势归来之际,我听到有人在喊我。

「阿愿!」

沈鹤衣服凌乱,气喘吁吁,眼里满是急切与担心,最令人醒目的是他脸颊上的巴掌印。

我一脸茫然,谁会打沈鹤,难道是沈阿姨?

我看向一旁的助理,而助理与我对视后则是受惊般跑走了。

沈鹤温柔地拉着我的手,便开始絮絮叨叨。

「阿愿,你别想不开啊?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现在跟你解释好不好,我跟那个女人,呸,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老婆,你怀孕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你不爱我了吗?」

「宝宝,你别想不开啊,如果打掉孩子对你的身体会有很大的伤害,虽然生孩子也会啊,不是不是,话题又歪了。」

沈鹤激动的语无伦次,我和他站在大厅中央,周围的人的目光都投向我们,有的惊讶,有的羡慕,有的很复杂。

我尴尬的毛病又犯了,也顾不得伤感春秋了,立刻拉着沈鹤离开。

考虑到待会可能还要做其他的检查,沈鹤直接开了一个病房,他扶着我小心翼翼地坐在床上,然后紧张地看向我。

「宝宝,你听我说完这件事,千万不要激动,也千万不要害怕。」

「怀着宝宝,不能太过激动。」

「这件事对于你来说,不,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我的好奇心瞬间被勾起来了,「别说那么多废话,直接讲重点。啰啰嗦嗦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沈鹤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口:「我跟你说,其实昨晚那个女人他不是个女人。」

我:「?」

你在说什么鬼话?

她的胸看着都比我大,你告诉我她不是个女人?

5

门外传来高跟鞋清脆的声音,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贴身的裙子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黑长直,配上一张冷淡的脸,活脱脱的御姐,又美又飒。

我看的一愣一愣的,没想到真人这么好看?好看到,就算沈鹤跟她跑了,我都没心思去追。

她高冷的表情流露出一丝歉意,从一进门她的目光直直地落在我身上,很熟悉,似在怀念什么。

「很抱歉,我没有推门就进来了。」

沈鹤「唰」地起身,挡在我面前,表情有些冷,「你怎么来了?」

「我不可以来吗?」

我八卦之心瞬间燃烧起来,沈鹤和这位美女看起来关系不好的样子,那他们为什么会一起挑戒指?

「当然是来和小愿愿解释呀!解释我们的关系,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我真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传我和你的谣言,真晦气。」

她的表情生动不少,似笑非笑地看着沈鹤,尤其是在念我的名字时故意咬重发音。

但提到我时,我才猛地发现面前这么相貌姣好的女人吐声竟然偏男性。

难道真不是个女人?我开始凌乱。

「你叫我小愿愿?我们认识吗?」

我的印象里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我,但他已经失踪很多年了。

「当然,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她轻轻将头发拢到耳后,「小愿愿,我是谢渝,你不认得我了吗?」

我:「啥?」

我惊的差点从床上滑下来,沈鹤急忙扶住我,又以一种占有的姿态将为圈在怀里,我连忙问道。

「你说你是谁?」

「谢渝,谢谢的谢,至死不渝的渝。」

听到这句话,那一瞬间我的大脑宕机,脑海里那张总是被我下意识忽略的脸,逐渐和眼前的人重合,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那个喜欢摸我头,温柔又毒舌的邻居哥哥兼竹马的男孩变成了一个大美女,我感觉我的世界观受到严重的冲击。

看着对方那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真是令人血脉喷张,我自己都自愧不如。

所以,丢了一个竹马,多了一个邻居姐姐?

但我想起那张照片,两人神情温柔,我不免觉得诡异惊悚起来。

想起我最近看的重生小说,难道谢渝他其实死了,只是重生到一个御姐的体内?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死?又或是为什么又变成了一个女人?」

6

沈鹤和谢渝都是我的邻居,一个住我家左边,一个住我家右边。从小一起长大,所以也算是青梅竹马。

其他同龄的小孩有的在玩泥巴,有的在看动画片,但他们两个就不一样。

他们特别喜欢互相比较。比谁的积木搭的好又快,谁可以在十分钟内做完一千道算术题,谁又可以看一眼古诗就能立刻背出来。

多么与众不同!

加上他们两个好看,我想和他们一起玩,但他们嫌弃我。后来我每天追在他们身后叫哥哥,他们又愿意带着我一起玩。

谢渝比我和沈鹤大一岁,所以在我们面前就像个小大人,而沈鹤则幼稚一点。有时他们会拗不过我,就会陪我玩过家家,我当妈妈,谢渝当爸爸,沈鹤当儿子。

当沈鹤懂事一点后,才明白这几个词的意思,他气的脸通红。于是他争着要当爸爸,谢渝不干了,他说他要当爷爷。

我怕他们打起来,后面就没怎么玩过家家了。

谢渝喜欢温柔地摸着我的头,眉眼弯弯,声音温和地告诉我这道数学题做错了,要再做一遍。

而沈鹤则是没事就逮着我问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这个字在文言文中该如何翻译。

显而易见,他们两是学霸,我是个学渣。但拖他们的福,我也当上了学霸。

有一次我们三个一起写作业,我翻书包的时候意外翻出一张情书,我那叫一个激动。

从小到大我还没见过男生和我表白或是送情书,我还以为自己没有魅力,毕竟沈鹤和谢渝身边喜欢他们的女生只多不少。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收到情书!」

我没有注意到脸黑成碳的二人,兴冲冲地打开,只是没想到里面的话竟然如此「浪漫」。

谢渝好看的狐狸眼眯起,似笑非笑地说:「呀,小愿愿长大了,竟然收到了情书。」

沈鹤接过我的书包,眼里含着笑意:「不如读给我们听听吧?」

他们看的我心里直发毛,我捂着情书瑟瑟发抖。最后在两人威逼利诱下,我磕磕绊绊地念完了这篇羞耻的情书。

「林湘愿,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我喜欢......痴......痴痴的看着你。」

「你知道我的缺点是什么吗......缺......你。」

太恐怖了,这那里是情书啊!

油腻的土味情话明明是我的催命符!

他们两个人阴沉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吃了。

不过这篇情书没有落款,但我对情书从此有了一定的阴影,但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收到其他情书。

只有我的窗前时不时就有一封精致好看的信封,有的时候字迹洋洋洒洒写了一整页,有的时候字迹工整妍美。

不是露骨的文字,有时是文章的摘抄,有时是一首诗词,还有时是一首歌。

我默默把信收起来,不敢乱吱一声。

7

少年的感情纯粹。

但我们三人心照不宣对感情避之不谈,或许是想等我们都毕业,那时再做选择也不迟。

只是三个人的故事总是有一个人先出局。

高二那年暑假,谢渝已经高考完了,我们约好在海边新开的餐厅庆祝谢渝金榜题名,荣获状元。

谢渝早早便到了,我和沈鹤一下课就急忙赶过去。

在约定的地方没有看到他,只有前方围着的一群人,一位母亲抱着湿漉漉的小男孩大哭,周围人都在安慰那位母亲。

我们都没放在心上,海边经常有家长看管不好小孩,导致小孩溺水。

不过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没人在谈那位救人的勇士?

没有看到谢渝,我们所幸在旁边的奶茶店等他。那位老板还在感叹,有一位穿着红白 T 恤的男孩下水救的那个小孩,真是少年英雄啊!

我和沈鹤愣住了,因为来之前谢渝就说他穿了一件自己设计的红白 T 恤。

「那个男生是不是看起来十八九岁?跟他差不多高?」我拉过沈鹤。

老板打量几番,连忙点头,「对对对,长得特别帅,手里还抱着一束花呢。」

沈鹤:「那个男生是我们的朋友。」

我:「姐姐,你有看到他吗?他救完那个小孩去哪了?」

老板这才反应过来,脸色有点僵硬:「这我没注意啊,好像只看见这个小男孩从水里跑出来,没看到那个帅哥。」

我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

打电话,又或是视频电话,发消息,但都石沉大海。

沈鹤说:「也可能是手机泡水出了问题吧?」

我点头,毕竟谢渝的游泳还拿过奖,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但沈鹤还是立刻联系家长和警察,万一真出事了那可不好说。

那群人还在安慰那位母亲,但还是没有人提到那个拯救的溺水小孩的勇士。

我挤过人群,拉住那个小男孩。

「救你的那个哥哥呢?」

那小男孩不理我,仍埋在母亲的脖子里抽泣。

我不由地来了火气,声音大了几分。

「你哭什么啊?我问你救你的那个哥哥呢?那个哥哥呢?他去那里了?说话!」

「什么哥哥?你没看见我儿子差点死了?」那位母亲脸色难看,众人议论纷纷。

「肯定是救完人就离开了呗。」

「应该是去换衣服了。」

我执拗地看着那个小孩,「问你救你的那个哥哥呢?他去哪了?」

小孩哭的更大声了,我心里的不安又放大了几分。

海边是出事的高发地,而且大多出事的人都是会游泳的。

难道真出事了?

我冷着脸质问,但被众人推搡,沈鹤连忙扶住我,平日嬉皮笑脸的他表情阴沉的吓人。

「我朋友好心救了你的孩子,你们不感恩就算了,现在我们只想知道我们朋友到底去哪了?」

「你儿子的命就是命,我朋友的命就不是命吗?他刚高考完,是我们市的状元,他还有那么璀璨的未来,他要是出事了,谁担得起?」

我看向那位母亲,「我理解你担心孩子的心情,但你刚才的心情就是我们现在心情,万一出事了,他的父母怕不是要疯掉。」

众人也都安静了,场下只剩下那个小男孩的抽泣声。

警察比谢父谢母来的更早,一了解的情况立刻安排人两批人,一批在陆地搜查,另一批去海里搜查。

我和沈鹤也慌忙地在附近的海岸找他,还去了原本约好的餐厅,但那里的工作人员说并没有看到一个穿着红白 T 恤的男生。

沈鹤吸了吸鼻子,声音佯装镇定,「谢渝那家伙肯定没事的,他游泳那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

《阿暖哥哥》只 呼

本文标题:刚跟男朋友冷战,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本文地址:http://www.128870.com/muying/204403.html

本文阅读114到这结束,希望上面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相关标签: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