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母婴

民间故事:恶少怀孕

小龙女 2024-03-22 14:31:25

明朝万历年间,在西安府蓝田县,在一个偏僻落后的小村庄,这里居住着一户普通人家,许老伯是家中的支柱,他有两个漂亮无比的女儿,姐姐叫做许春兰,妹妹叫做许翠莲。



  说起这个许老伯,命运也是颇为坎坷,自幼便是没依没靠,仅仅是会一些木匠手艺,以此为生,而到了三十来岁才娶到老婆王氏,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

  那个老婆王氏刚生下两姐妹,就因为体力不支,失血过多,便当场丧命,只剩下他独自一人,抚养这两个双胞胎姐妹。

  幸运的是,这两个双胞胎姐妹,在许老伯的精心照料下,很快便慢慢长大,两个姐妹如今也已经是二十来岁,各个长得是亭亭玉立,娇柔貌美。



  而许老伯自己已是到了花甲之年,看着眼前越发成熟的姐妹,很是欣慰点了点头,总算是“多年媳妇熬成婆”,把孩子也算是拉扯大了。

  要说这两姐妹,姐姐许春兰长相最为好看,五官大气端正,气质温婉贤惠,很有淑女模样,但是那妹妹许翠莲,则大为不同,平时是大大咧咧,性格直来直往,比较刁蛮任性,不过在姐姐许春兰面前,还是较为乖巧听话。

  要说家里有着两位如花似玉的女儿,这个许老伯应该不会怎么发愁,但是他每天垂头丧气,时常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独自哀叹。

  原因不是别的,正是为了那女儿的终身大事愁白了头,前来上门求亲的男子不少,但是都被这两姐妹摇头拒绝,甚至有时还闭门不见客,着实让许老伯惆怅良久。



  这论起来原因呢,其实也能理解,前来求亲的男子大多都是看上那两姐妹的美貌而去,很多都是丑陋至极的人,矮的矮,胖的胖,有的甚至还一身邋遢模样,如此的男人,又怎么能让这两姐妹看上呢。

  看着父亲许老伯为她们的终身大事殚精竭虑,姐姐许春兰安慰那许老伯道:“父亲,您不用为了我们如此焦虑,他人若是我们能找到如意郎君,不用您多说,我们俩自然会是早日成婚”。

  听完这话,许老伯烦闷的内心也算是得到了些许慰藉,无奈地说道:“行吧,我也不再操心你们两姐妹的事情了,一切都随缘吧”。

  从这以后,那许老伯便也不再过问她们,他也已然看淡,婚姻大事都是两人过得,还是她们自己同意为好。



  这一日,是那正月十五,每年一次的花灯节,在那浐河附近就会聚集一大堆的人,她们大多数都是年轻貌美的姑娘和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她们会在这浐河上点上花灯,这花灯顺流而下,五彩斑斓的花灯点缀在这浐河之上,如同星星闪耀在夜空一般,甚是好看。

  许家这两姐妹每年正月十五花灯节,都会来这浐河点上花灯,祈求来年一家人幸福安康,阖家欢乐,今年也不例外,她们两人和那父亲许老伯说了以后,便前往了那浐河。



  不过这两姐妹来的稍微晚了点,此时已是午时,这浐河附近挤满了人,大排长龙的队伍挤得是水泄不通。

  为了能顺利在这浐河上游点上花灯,她们一步步移挪走到河流上流,点上了自己精心制作的龙凤灯,轻轻地放在河水上,看着这花灯顺着清澈的水流向下而去,此时她们的嘴角洋溢一丝满意的笑容。

  而此时不远处,一个身穿绫罗绸缎,身材五尺矮小,满脸横肉的男子,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们两姐妹,脸上浮现一抹阴冷的笑意。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臭名昭著的恶霸—赵四麻子。



  说起赵四麻子,那就不得不提到赵家,这个赵家在整个蓝田县可谓是呼风唤雨的存在,只要是赵家看上的东西,就没有他们得不到的,而这赵家的主人便是那赵老爷。

  赵老爷如今虽然已到了古稀之年,头发斑白,年老色衰,但是他的影响力实在是不可小觑。

  他的二儿子赵德昌是那一甲进士身份,刚入朝廷便是五品翰林院监生,而这几年官位更是如同炮仗窜天一般,连连上升,现如今更是那被朝廷任命为正三品大员,如此身居高位,可谓是威风八面。

  正是因为有着这层关系,就连当地的知县胡汉城都不敢拿轻易去得罪这赵家,而是小心翼翼地与那赵老爷攀上关系,慢慢地,两人竟然勾搭在一起,私交甚好。



  而这赵四麻子是那赵老爷最小的儿子,也是赵老爷最为喜欢的儿子,颇为得宠。

  只因为这赵四麻子拍的一手好马屁,天天说得那赵老爷爱听的场面话,让那赵老爷时常开怀大笑,这才使得他在赵家如此趾高气昂,很是宠溺。

  正是因为自己家有钱有势,这赵四麻子对待那些穷苦之人,没有一丝的同情与怜悯,反而是冷酷与残忍,用那自己嚣张跋扈的行为,狠狠地碾压这些底层人们。

  一些街头的小商小贩,看到赵四麻子等人出现,不仅是要笑脸迎接,更是要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孝敬他老人家,如若不然,轻则将那摊铺砸的稀巴烂,重则那小商小贩自己要被打的半死不活,鼻青脸肿。



  所以这些小商小贩见到赵四麻子,比见到自己亲爹还要亲,而赵四麻子也不客气,不光是拿那些吃的喝的,还有时收取保护费,美名其曰“头钱”。

  这赵四麻子不光对外如此惨无人道,对自家的下人奴才,也是非打即骂。

  一旦是惹到他不高兴或者情绪不好,直接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三尺长的大皮鞭,毫无顾忌地向冒犯自己的下人抽打而去,打得那下人皮开肉绽,甚至有的下人直接被活活打死过去,也只是草草掩埋了事。

  而对自家好看的丫鬟侍女,只要是被他看上,都逃脱不了他的魔掌,所以百姓口中所传的“银枪小霸王”,说的正是那赵四麻子,而若是这些丫鬟侍女怀了孕,这赵四麻子还会无情让其打掉,也有些丫鬟因为难产而死,这些都是那赵四麻子干的“好事”。



  还有对于那些无权无势的好看美妇,这赵四麻子更是将其人家的丈夫绑了起来,当场逼迫其看自己与人家妻子,进行其龌龊之事,实在是无耻下流到了极致,但是对于赵四麻子如此种种罪恶行径,却无人能将其束缚,只因他背后赵家权势滔天。

  而如今这赵四麻子,在这花灯节,更是看上了这许家两姐妹,他垂涎欲滴流出了口水,舔了舔干巴的嘴唇,斜眼瞥了下一旁的奴才,冷冷地说道:“你们都给我把这两个女的盯紧了,等没人的时候,将她们给我抓到手,今晚,哼,今晚我要好好享受享受”。

  赵四麻子眼睛微微眯起,脑袋之中已经能想象出来晚上那享受两位美女的画面,接着更是闭上双眼,嘴角轻轻扬起,陶醉在这脑海浮现的唯美梦境之中。

  “抓住她们,我给你们重重奖赏,听到没有?”

  “是的,主人”。奴才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此时这边的许氏两姐妹,还沉浸在这花灯节日的气氛之中,随着时间的流失,一众年轻男女也都陆陆续续地回去,眼看时间不早了,那姐姐许春兰便和那妹妹许翠莲说道:“妹妹,现在太阳也快落山了,晚上回去很是危险,我们现在就走吧”。

  这还没玩够的许翠莲还想再多待一会,但是看到姐姐那不悦的表情,只能将自己的想法吞咽下去,无奈地说:“那好吧”。

  看着这太阳逐渐日落西山,夜晚慢慢来临,寒冷刺骨的狂风扑面袭来,她们两人只能是加快自己行动的步伐,希望早点在全黑之前到家。

  可就在这时,前方一伙男子,手持木棍,却堵在了她们回去的路上。



  许春兰和许翠莲看着前面男子们来势汹汹,步步紧逼她们,这许春兰对着那许翠莲使了一个眼色,那妹妹许翠莲立马就明白了过来,两人向后跑去,打算绕个大圈,避开这些男子们。

  但是刚跑一会,背后又是来了一群男子,同样是手持木棍,穿着衣服是那家丁奴才的服饰,和先前一批是同样的。

  而这些男子中慢慢地走出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那赵四麻子,正是他让手下的奴仆围住许氏姐妹的。

  赵四麻子看着眼前的两人,很是轻浮的表情说道,“两位小娘子,这是要去哪里啊,天色这么晚了,不如来我家坐一坐,我早就派人给你们暖好了床”。

  “我,呸!”



  许翠莲直接一唾沫对着那赵四麻子脸上吐去,满脸嫌弃,大声地对着那赵四麻子说道:“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就是那臭名昭著的赵家四公子,出了名的不是人,逼良为娼,为非作歹,干的事简直都罄竹难书”。

  听到这许翠莲如此掷地有声地辱骂自己,期初那赵四麻子脸还是平稳,但是慢慢地皱起眉头,怒气一下子就飙升起来,怒吼地喊道:“快,快点给我抓住她们两个,不要让他们两个跑掉了”。

  于是,那些奴仆一下子就一拥而上,拿起木棍就朝着两姐妹而去。

  这许春兰眼看是逃脱不了,便用自己的身躯挡住那些奴仆,转过身对着那许翠莲大声喊道:“快走,你再不走,我们都走不了”。

  被远远地推了出去的许翠莲,看着姐姐许春兰被那些男人包围起来,顿时泪水在眼睛打转,只得夺路而逃,一口气跑了三四公里路。



  而显然抓住那许春兰,不能满足赵四麻子的野心。

  赵四麻子抓住那许翠莲的头发,恶狠狠地盯着她,凑到她的耳边,嘲讽地说道:“你让你的妹妹走,我看她到底走不走得了,到时候抓到你的妹妹,我一定要她常常我对待那些不听话的人的下场”。

  说罢,这赵四麻子大喊一声,说道:“都给我去抓住那个女人,抓住的我重重有赏”。

  很快,这些奴仆便如同豺狼虎豹一般,抓紧步伐,点起火把,玩命似的向前奔跑,四处寻找那许翠莲的踪迹。

  没过多久,这许翠莲便被那群人给追上了,面对他们的步步紧逼,而她的背后却是万丈悬崖,向下望去,根本看不到底,深得可怕。



  “你走不了,乖乖过来吧,和你姐姐一起,成为我的玩物吧”。

  赶到前头的赵四麻子得意地叫嚣,他想这个许翠莲断然不可能跳下悬崖,以死明志,只要是稍微明白过来的人,都会跪地向他求饶。

  “不,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到我的”。许翠莲咬紧牙,用胸腔的最后一口气,大声说道。

  这一说完,她便整个人跳下悬崖,闭着眼睛感受这高空坠下的窒息感。

  赵四麻子看着那跳崖的许翠莲,跺脚直跳,说道:“就算是死也不愿意求本大爷,让你摔个肉饼泥吧”。



  说完,这赵四麻子便气呼呼地将捆绑起来的许春兰带走,尽管没能抓住这许翠莲,但是他此行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一半。

  话说许翠莲这头,摔下悬崖的她并未死去,等她慢慢地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向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铺之上,这里自然不是什么阴曹地府,而是一间整洁干净的屋子。

  许翠莲掀开被子一看,自己大腿被用白纱缠绕起来,明显是被人处理好了伤口,所幸的是,自己双手和胸腔都没有受伤,脑袋也算是清醒。

  就在这个许翠莲纳闷迷惑,究竟是谁救跳下悬崖的自己时候,一个身影慢慢地推开门帘,一位满头白发,胡须修长的老头出现在她的面前。



  眼看这个许翠莲醒了过来,那个白发老头坐到她面前,缓缓捋胡须说道:“小姑娘,你醒了啊,你在这边已经是躺了三天了”。

  经过与这白发老头一番详谈,那许翠莲这才知道,这个白发老头名叫燕赤暇,自己当时是坠落在悬崖的半山腰之上,刚好挂在树枝中间,而这燕赤暇正好去觅食,这才发现了她,才救下了这许翠莲。

  许翠莲看着这慈眉善目的白发老头,低头连连道谢,说道:“多谢您的帮助,不然我肯定死在那荒郊野岭了”。

  “哈哈,不用如此客气,你就叫我燕老伯就好了,我这一把年纪的,也帮不上什么忙,你就在这好好修养即刻”。



  看着如此善良的燕老伯,许翠莲将这份善意铭记于心,他日她一定会好好报答,不过目前,她很想早日回到家中,看看父亲和找寻那姐姐许春兰。

  渐渐地,随着那燕老伯的悉心照料,这许翠莲慢慢地恢复起来,身体也能够下床走路了。

  这一日,那许翠莲一不小心打开了燕老伯的衣柜,赫然发现这衣柜里面藏着一件道服,还有一柄锈迹斑斑的铜剑,旁边还散乱着放了好几本符咒的书籍。

  而就在这时,那燕老伯刚进门而来,手中还端着一碗人参汤,看着那许翠莲翻动自己的衣柜,他连忙将人参汤放在桌子之上,赶紧示意许翠莲将东西放回去。

  这动了燕老伯东西的许翠莲,自知这不是个好行为,赶忙道歉说道:“燕老伯,不好意思,我是一时间好奇,才会去动这东西,你要怪就怪我吧”。



  眼看那许翠莲态度如此真诚,这燕老伯慢慢地脸色也逐渐缓和下来,叹息了一声,说起自己的经历。

  原来,这燕老伯本是龙虎山上的道士,但是他不习惯道观里面的清规戒律,他生性洒脱自由,自己又是年岁已高,不想拖累他人,便自己下山而去。

  下山以后,他四处寻找,才找到这悬崖半山腰之处,此地鸟语花香,无人干扰,正是好地,他才在这安定下来。

  “原来如此,那燕老伯你是不是也会一些法术,像那些神仙道士的法术?”许翠莲询问道。

  面对这番问题,那燕老伯没有说话,而是眼睛微闭,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只是这些法术切勿乱用,用不好便会反噬自身”。



  听完燕老伯的讲述,这许翠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到那送来的人参汤,便是一口气喝了下去。

  看着自己的身体回复的差不多,许翠莲便和那燕老伯告别,顺着回去的道路,回到了村庄之中,而这次回来,已然是过去了半个月。

  回到了家中的许翠莲,看着眼前一片废墟的模样,烧焦的房屋,遍地是狼藉,她呆呆地站立在原地许久。

  还是此时路过此地的孙大妈叫醒了她,才让她缓过神来,经过孙大妈的讲述,这许翠莲更不敢相信,那自己最爱的父亲,竟然死了!



  原来,这赵四麻子因为自己坠落山崖,恼羞成怒,打听了她们家的住址以后,便带着一伙家奴,将那许老伯给捆绑了起来。

  这许老伯得知自己的两个女儿,一个被凌辱,一个生死不明,仰天大哭,而后更是破口大骂赵四麻子,说道:“你这天杀的,老天爷为什么不早点将你给收拾了”。

  如此言语,让他火气瞬间上来,随后拿起厨房的菜刀,一刀对着那许老伯的脖子抹去,很快鲜血四溅,那许老伯不一会就没了动静。

  “叫啊,继续叫啊,你这老东西,有本事继续叫啊,我看你还能动不”。

  赵四麻子贪婪地舔了下刀的血,而后对着手下家奴说道,“你们去,把那个许春兰带过来,让她看看自己死去的父亲”。



  很快,那伙家奴便将那许春兰带了过来,看着死去的父亲许老伯,许春兰痛哭不已,眼泪不止,大声叫喊着要杀了赵四麻子。

  “你我也玩够了,你现在没有价值了,你们这群人可以好好享受下她”。赵四麻子阴险地笑着说道。

  看着那些脱去衣物,打算对许春兰实施不轨之事的,他们步步紧逼,慢慢地都围了上来。

  看着眼前那些男人,许春兰绝望了,她此刻只想死,于是她用力地咬断舌头,咬断这世间唯一的念想,也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听完这孙大妈的讲述,许翠莲此刻已是泪流满面,她没想到自己才走半个月,家中竟然发生如此巨变,自己最爱两个人都一一离她而去。

  而这个仇恨的种子,此刻已经是在她的心中慢慢发芽,她一定要报了这个仇。

  许翠莲知道,若是报官,凭借着那赵家的关系,肯定是能够庇护那赵四麻子,反而会让自己身处险境,落入虎口之中。

  经过大脑的一番思索,此刻她唯一能够想到的一个人,那便是燕老伯。

  这燕老伯会那一些法术,若是自己能够学来,定然能将赵四麻子生不如死,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她许翠莲都无所顾忌。

  于是,那许翠莲便又一次再回到了燕老伯那处,得知她家人全部惨死于赵四麻子手中,世间已无亲人,燕老伯也默默地为她留下了眼泪。



  “好,这个忙我帮你了,上天既有好生之德,也不会让阴险宵小之徒如此狂妄至极”。

  而后的日子里,燕老伯每日教授许翠莲法术和剑术,经过一年不断辛勤的练习,这个许翠莲掌握学习的是差不多了。

  这日,她打算告别这燕老伯,为自己那血海深仇,势必要让赵四麻子付出代价。

  而在临走之时,燕老伯也告诫这个许翠莲,和她说道:“这些法术都是禁忌法术,你切记不能做伤天害理之事,这样对你的伤害也会小一些”。

  许翠莲点了点头,收拾好了行李,便四处打听那赵四麻子的消息。



  这一日,这赵四麻子如同往常一般,出现在那街道之上,而其他一旁的商铺,赶紧如同佛祖来临一般,奉献出自己的“头钱”和好东西,孝敬那赵四麻子。

  看着眼前卑躬屈膝的市井商贩们,赵四麻子冷哼一声,轻轻地说了一句:“还算是你们识像,早点拿了出来,也免了一顿讨打”。

  收完钱和东西以后,这赵四麻子带着一众奴仆,慢慢悠悠地往赵府而回,而就在这时,那许翠莲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许翠莲,赵四麻子惊讶地瞪着眼睛,吃惊地说道:“你......你居然还没死?”

  “是的,我还没死,我今天来,就是来取你狗命的”。许翠莲面无表情地说道。

  此时的赵四麻子还没缓过劲来,连忙喊着那一众奴仆,说道:“快点,快点给我抓住她,我要将她碎尸万段”。

  而这许翠莲看着一窝蜂前来的的奴仆,轻蔑地瞥了一眼,很是轻松容易地躲过了他们的扑抓,转而是来到了赵四麻子的面前。



  看着这许翠莲躲过自己手下奴仆,正正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赵四麻子瞬间瘫倒在地,浑身颤抖起来,甚至还尿了裤子。

  “看看你这淫棍模样,真好笑,就是你这不是人的东西,害了我全家,今天我势必要你加倍偿还”。

  许翠莲用右手中指和食指,轻轻地点了一下那瘫倒在地赵四麻子,而那赵四麻子马上就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其他奴仆见到自己主人昏倒,立马再次向许翠莲扑了上来,这次他们得手了。

  可没过一会,他们才发现,这抓到手的不是那许翠莲,而是个稻草人。

  而后这些奴仆将赵四麻子送回赵府,他也逐渐的清醒起来,好像并无大碍。



  可是到了半夜,这个赵四麻子的肚子突然就大了起来,而等到第二天,这肚子鼓得更是像十月怀孕一般。

  看着眼前日益增大的肚子,赵老爷也没少请了郎中大夫来治,但是都是摇摇头,全部束手无策。

  很快到了第三天,这赵四麻子下体突然流出“羊水”,马上就是要生了,危急关头,这赵老爷只能请来接产婆,去接生。

  经过一番接生以后,这生下的竟然不是孩子,而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巨型肉球,它没眼睛也没任何器官,甚至没有任何生理反应。



  但是在赵四麻子眼里,这不是肉球,而是死去许春兰和许老伯的模样。

  看着这个肉球,随着赵四麻子一声尖叫,他竟然被活生生吓死过去。

  后来,这个赵家的二公子赵德昌因为贪污受贿,被朝廷判了死罪,整个赵家全部都被判了死刑,赵家也就完了。

  此刻远远的一处小山坡上,静静地凸起两处小土堆,而站在土堆之前的便是那许翠莲,这两个土堆,便是许春兰和许老伯的坟墓。



  “姐姐,父亲,我给你们报仇了,希望你们在天有灵,能看到这一切”。

  俗话说:“天网恢恢,报应甚速”,人行世间,还是要多做好事,莫做坏事。

本文标题:民间故事:恶少怀孕

本文地址:http://www.128870.com/muying/204724.html

本文阅读29到这结束,希望上面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