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母婴

面对丈夫,怀孕的她藏起了癌症的报告单

小扎扎 2024-03-16 17:00:03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她跟着他三年,他却带回来一个白月光。 她藏起怀孕的检查单,收起身患癌症的报告单。 顾景枭,我终于可以放下你了。



1

“周女士,您怀孕了。”

医生看完报告单,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很可惜的说:“两个月了,但这孩子,我劝你最好别要。”

周涵儿心里凉了半截,她不是不知道,她胰腺里的肿瘤已经很大,会威胁到子.宫的孩子,要是月份大了,她的子.宫有可能会被肿瘤压迫导致破裂。

其实,更大的可能是,孩子还没长大,她先被这肿瘤折磨死了。

周涵儿低垂着头,声音调到了最低:“可是……我想保住这个孩子,李医生,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儿上,帮我保住他。”

因为,这可是她和顾景枭唯一的孩子啊!

李环从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执着的女人,为了一个男人,简直命都不要了。

李环最终还是没下定决心还是想要劝她留院观察,说:“你还是先去住院观察吧,给你开药。”

周涵儿的手握着报告单,声音颤抖着:“来不及了,我不能住院,明天景枭就从欧洲回来了,我得回去准备准备。”

顾景枭最近两年一直在扩展欧洲的市场,在国内和欧洲两边跑,不过一年有大半年时间住在欧洲。

周涵儿也没敢问,只能从顾景枭偶尔一次的朋友圈风景照来判断他在哪。

但这次,听顾景枭的助理说,欧洲市场尘埃落定,以后顾景枭可以留在国内了。

周涵儿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李环给周涵儿看病这么久,早就知道她对那个男人死心塌地,但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脾气:“你真是!无药可救!”

周涵儿听到这话,麻木的笑了一声,不知道多少人跟她说过一样的话,但是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

周涵儿走出医院,门口司机已经站在车边等着她了。

她走过去,司机陈叔关心的问道:“少夫人,您身体没事吧?”

周涵儿的身体情况一直瞒得滴水不漏,即使是跟她关系最近的司机陈叔都不知道她在医院诊疗的结果。

她的脸上是精致的妆容,只有在夜里,她卸掉妆,只有她自己能看到脸上憔悴得毫无血色的模样。

一到白天,她又仿佛是那个曾经美丽动人的顾家少夫人。

周涵儿挤出一个笑容:“没事,陈叔,我没事。”

陈叔活了五十多年,怎么看不出来周涵儿在敷衍,他叹了口气,也不敢多问。

虽然他是被自家少爷派来盯着少夫人的,但他心里,是真的将周涵儿当女儿来心疼的。

他扶着周涵儿坐在了GMC的后座,然后发动了车。

周涵儿三年前嫁给顾景枭,但他们的婚姻并非自愿,五十年前,顾景枭的爷爷去东南亚出差,被当地某些势力给盯上了,把他算计的差点丢了半条命。

是周涵儿的爷爷在荒郊野岭科考的时候意外救下顾家老爷子,顾老爷子回国后发现两家人的儿媳妇都怀孕了,于是立刻指腹为婚。

两家人的婚姻是上上辈定下来的,后来周涵儿爷爷去世,顾家老爷子二话不说,力排众议直接将周涵儿接到了顾家,周涵儿从一个市井女孩一跃成为豪门顾家的未婚妻。

现在,即使已经结婚三年,周涵儿仍然知道她和顾景枭的婚姻脆弱得像一张纸。

不为别的,就因为顾景枭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白月光。

只是当年,因为顾家老爷子绝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所以两个人才没走到最后,顾景枭甚至还要被迫娶她。

这些年,顾景枭一直都将这些怨气算在她的头上。

每次顾景枭和她云雨过后,都会要她喝药避孕,让她的身体一差再差,遗传性的胰腺癌也毫无征兆的出现了。

这次她能怀上孩子,无非就是前段时间顾景枭回国,出去和兄弟们喝酒,酩酊大醉的回来,等他们完事儿的时候,顾景枭也睡着了,才让她逃过那伤身的药。

但周涵儿能发现,那天,顾景枭很高兴,应该是业务进展得很顺利吧。

回到家,家里的陈婶儿正在炖汤,看到周涵儿回来了,立刻拿着勺子就走了出来,关心的询问:“少夫人,我给你炖了乌鸡汤,待会儿你多吃点,补补精神。”

陈叔也上前笑着说:“是啊,你陈婶儿最近跟老中医学得勤快,加了好几味补品中药进去呢,效果肯定好。”

周涵儿累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这陈婶儿和陈叔结婚这么多年,感情一直都特别好,虽然他们只是顾景枭这别墅的司机和保姆,养着三个娃,甚至还背着三套房的房贷车贷,但他们的精神依然特别好,感情也一直很好。

周涵儿内心里是控制不住的羡慕。

即使自己每个月都会被顾景枭给几百万的生活费,但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活得很好。

“好,陈婶儿,我上去躺一会儿,醒来再吃。”

陈婶儿连忙答应。

其实陈婶儿哪里不知道,她根本是一点都吃不下去,她每吃一点东西,五脏六腑都像是火烧火燎的疼。

而现在,她已经强撑着精神了。

周涵儿往楼上走去,一直到自己的房间,走进去把门关上,她才卸了力气似的,直接坐在了地上。

她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她抱紧自己的双腿,然后细细的哭出了声。

在这个家里,到处都是冰冷的墙砖,而她,也是一个容身之处都没有。

忽然,胃里一阵翻滚般的恶心感直冲大脑,周涵儿下意识的觉得不好,立刻捂着嘴冲向洗手间。

一阵呕吐后,刀割般的疼痛反而愈演愈烈,周涵儿坐在了地上,头靠在了洗手池台边。

她终于再也忍不住:

“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要是妈妈活不到你出生的那一刻,你也别怪妈妈。”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就好像在交代遗言。

虽然孩子听不见,但她自己却明白了剩下来的时间她应该做点什么。

她已经没什么好乞求的了,她也没什么可以盼望的,现在只希望她的孩子能顺利出生,还有她的妈妈,能活下来。

她妈妈得的病是最罕见的血液病,而这种病需要每三天就全身过滤一遍血液,还不是普通医院的普通仪器就能做的。

而最好的仪器就在顾家的私立医院手里。

2

她当年跪在顾景枭的床边一夜,顾景枭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她还跪在床边,这才同意让她母亲进医院治病。

而她,自然也付出了她这一生都不愿意去回忆的代价。

顾景枭对她向来不温柔,就好像是在报复,报复她破坏了自己的爱情,还有憧憬的婚姻。

“周涵儿,你就那么喜欢我吗?非得嫁给我?我好好跟你说话你听不懂是吗?”

“我爱的永远都是瑶瑶,你就是个鸠占鹊巢的黑寡妇,我告诉你,你嫁给我,就算是半截身子已经入了土!你这辈子就一个人孤独终老等死吧!”

顾景枭恶毒的声音,狰狞的面孔还如同就在眼前,周涵儿这个时候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就像是噩梦似的,让她这些年一直都在受着折磨。

等到夜里的时候,周涵儿好不容易入睡,外面却传出一道疾驰的刹车声。

周涵儿被惊醒,等跑车的声音停下,她才反应过来是顾景枭回来了!

她几乎下意识的起身,然后穿上衣服,急忙打开房门,急匆匆的往楼下走去。

两个女佣打开沉重的实木门,穿着精干灰色西装的男人侧脸被前廊金黄的灯光照的锋利俊朗,他裹着一身寒气,倨傲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弥散开来。

而周涵儿脸上的笑却在看到男人的这一刻完全消失,因为顾景枭的身边跟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正带着幸福的笑容,和顾景枭十指相握!

顾景枭的眼里满是温柔,而在看到周涵儿的那一刻,眼里霎时变成一片厌恶。

“你怎么下楼了?回去吧,明天我再找你。”

寒风从门口吹进来,周涵儿的身子本就弱,此时更是面色雪白:

“她是谁?”

她问的声音很轻,但落在顾景枭耳里,还是不自量力的质问。

“轮得到你……”

顾景枭的话还没说完,身边的女人就抱着顾景枭的臂膀,然后娇滴滴的说:

“枭哥哥,别这样,毕竟以后我和涵儿姐姐还得相处呢。”

那个女人走上前一步,朝周涵儿笑着说:“你好,我叫常瑶瑶,姐姐你叫我瑶瑶就行啦!”

听到这个名字,周涵儿只觉得浑身的血都仿佛在这一刻凉了,因为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顾景枭这几年来一直都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涵儿姐姐,你怎么了?”常瑶瑶看周涵儿没动静,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看着她。

常瑶瑶生的好看,加上这副样子,哪个男人不吃这套?

顾景枭果然看不得常瑶瑶被“无视”,立刻就火了:“瑶瑶跟你说话你听不见吗?我才离开多久,你脾气倒是更大了!”

周涵儿这才回神,但是虚弱的身体再加上这打击再也撑不住,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

站在一边的陈婶立刻走上前,一把扶住周涵儿,对顾景枭说:

“少爷,少夫人这是身体不好,不是故意的。”

顾景枭冷哼一声,然后对陈婶说:“陈婶,我让你提前收拾好的房间怎么样了?”

陈婶赶紧说:“已经收拾好了,本来以为少爷您没那么快回来的,没想到这大半夜的……”

顾景枭拉着常瑶瑶就往楼上走,一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旁边的周涵儿。

陈婶赶紧让陈叔来扶着周涵儿,自己带顾景枭和常瑶瑶去二楼。

陈叔扶着周涵儿坐在了沙发上,他给周涵儿倒了杯水,但周涵儿甚至连拿着杯子的力气都没有。

陈叔叹了口气:“少夫人,少爷只是一时糊涂而已,等老太爷醒来了,到时候让老太爷给您做主。”

周涵儿轻微的点了点头,但这话就是个安慰她也知道,顾老爷子自从去年中风昏迷,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

之前顾景枭因为老爷子时刻看着他的原因,还不敢对她太狠,但是自从顾老爷子倒下了,顾景枭就再也没了掣肘。

医生说,顾老爷子醒来的概率很低。

周涵儿站起身,慢慢往楼上走。

而等她走到楼上的时候,陈婶急匆匆的从客房的方向走过来,看到周涵儿就立刻小跑过来:“少夫人,您快去劝劝吧,少爷看到屋里没有玫瑰,正在发火呢。”

虽然周涵儿从来没见过这个常瑶瑶,但是她之前就听说过,这个常瑶瑶最喜欢的就是玫瑰,更加难得的就是只有疆区才会出产的紫红玫瑰,一朵就要好几百块。

周涵儿听说过,当年顾景枭刚成年的当天就跟常瑶瑶表白,送了她一千朵这样的玫瑰。

周涵儿实在是心累得很,但是顾景枭要是消不了气,今晚谁也别休息好。

她走到客房门口,顾景枭正坐在床边,常瑶瑶就靠在他身边,一副温柔可人的模样劝着他。

而此时,顾景枭在看到周涵儿的那一刻,满脸的阴沉到了顶峰,他直接一个箭步上前,抓住周涵儿的手,强势的把她贴在了墙上:

“怎么,我回来你不开心么,我订的三十箱玫瑰去哪了?”

周涵儿习惯了他发疯,低眉叹了口气:“别在这丢人了好吗?”

常瑶瑶在屋内不敢出来,只在门口叫着:“枭哥哥,没事的,涵儿姐姐也不是故意的吧。”

周涵儿目光霎时落在她身上,说她不是故意的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说明了这花儿是她弄没的呗?

可是这是什么花儿,什么时候订购的,到顾景枭别墅了吗,谁布置的,怎么布置的,她根本一概都不知道!

可是,顾景枭就这么不讲道理!只要是他不顺心的事情,那都是她的错!

陈婶心疼周涵儿,壮着胆子上前:“少爷,少夫人真的不知道……”

顾景枭眼里的怒火都像是要烧出来了,下一刻,他懒得再废话,攥紧周涵儿的手,直接强硬的将她拉走。

“顾景枭!你松开我!我……我疼!”

“少给我装!”

顾景枭把她房门打开,一把将她甩了进去,然后走进去,砰的一声把门给甩上了!

外面夜色深沉,而周涵儿只能无助的后退,眼前的男人就像是要了她命一样,一步步向她靠近。

本文标题:面对丈夫,怀孕的她藏起了癌症的报告单

本文地址:http://www.128870.com/muying/203686.html

本文阅读33到这结束,希望上面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