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心理

丹尼尔·丹尼特辞世

小龙女 2024-04-20 13:48:10

他在畅销书中坚定维护自己的观点,坚称
宗教是一种幻觉,自由意志是一种幻想,
进化只能用自然选择来解释。

Dennett先生的特写肖像,他的头紧挨着一个白色的人类模型,在其头部显示了大脑的部分。丹尼特先生秃顶了,戴着眼镜,留着一把奢华的灰色胡子。

Daniel C.Dennett于周五在缅因州波特兰去世,他是美国最受欢迎的哲学家之一,他的观点也被争论最多,其丰富的著作探讨了意识、自由意志、宗教和进化生物学。享年82岁。他的妻子Susan Bell Dennett说,他在缅因州医疗中心死于间质性肺病并发症引起的。他住在缅因州的伊丽莎白角。

Dennett先生将广泛的知识与轻松、有趣的写作风格相结合,避开了许多其他当代哲学家难以理解的概念和华而不实的行文,从而接触到了普通大众。除了20多本书和几十篇散文之外,他的作品甚至进入了剧院和音乐会舞台。

但是,丹尼特从不回避争议,经常与其他著名学者和思想家针锋相对。

作为一个直言不讳的无神论者,他有时似乎诋毁宗教。他在2013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礼貌地方式告诉人们,他们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幻觉的方式是根本不存在的”。

根据Dennett先生的说法,人类的大脑只不过是一个运行一系列算法功能的大脑,类似于计算机。他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表示,如果不这样想的话,那就“太天真和反科学了”。

对Dennett先生来说,随机性在决策中的作用比动机、激情、推理、性格或价值观更大。他说,自由意志是一种幻觉,但也是一种让人们接受社会规则的必要条件。

2013年,丹尼特先生在波士顿查尔斯河上,身后停泊着许多帆船。他头戴紫色棒球帽,身穿卡其色渔夫背心,外搭蓝白格子衬衫。满头白胡子的他,神情严肃地直视着镜头。他从不回避争议,经常与其他著名学者和思想家针锋相对。


Dennett先生断言只有自然选择才能决定进化,这激怒了一些科学家。他特别蔑视著名的古生物学家斯蒂芬·杰伊·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他对进化的其他因素的想法被丹尼特先生草率地斥为“goulding”。

不出所料,丹尼特的作品也可能引发强烈的批评——对此,他有时会愤怒地做出反应。

丹尼尔·克莱门特·丹尼特三世(Daniel Clement Dennett III )1942年3月28日出生于波士顿,是小丹尼尔·克莱门特·丹尼和露丝·马乔丽·丹尼的儿子。他的妹妹Charlotte Dennett是一名律师和记者。

丹尼特先生童年的一部分时间是在黎巴嫩贝鲁特度过的,他的父亲是一名伪装成美国大使馆文化专员的秘密情报人员,而他的母亲在美国社区学校教英语。

丹尼特1963年毕业于哈佛大学,两年后获得牛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他的论文开始了毕生的探索,将实证研究作为心灵哲学的基础。

1965年至1971年,Dennett先生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教授哲学。随后,他几乎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塔夫茨大学的教员中度过,担任该校认知研究中心主任,最近担任名誉教授。

他的第一本引起广泛学术关注的书是1978年出版的《头脑风暴:关于心灵和心理学的哲学随笔》。封面幅黑白插图,画的是三个穿着深色外套和围巾的男人挤在一起,旁边是贫瘠土地上的一只孤独的绵羊。

Dennett先生在信中断言,多项决定导致了道德选择,而这些先前的随机审议对个人行为方式的贡献大于最终道德决定本身。或者,正如他所解释的:

“我面临着一个重要的决定,经过一定的深思熟虑,我对自己说:‘这就够了。我已经对这件事考虑得够多了,现在我要采取行动了。’我完全知道我本可以进一步考虑,完全知道可能发生的事情可能证明我的决定是错误的,但无论如何都要承担责任。”

一些主要的自由主义者批评丹尼特的模式破坏了自由意志的概念:他们认为,如果随机决策决定了最终选择,那么个人对自己的行为就不必承担责任。

Dennett先生回应说,自由意志和意识一样,是基于一种过时的观念,即思想应该被视为与物理大脑分离。尽管如此,他断言,自由意志是维持一个稳定、运转的社会的必要幻觉。

他在2017年出版的《从细菌到巴赫再回来:思想的进化》一书中写道:“没有它,我们就无法过上现在的生活。如果——因为自由意志是一种幻觉——没有人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负责,我们应该废除足球中的黄牌和红牌、冰球中的禁区以及体育运动中的所有其他处罚制度吗?”

早在1991年出版的《意识的解释》一书中,Dennett先生就阐述了他的信念,即意识只能通过对大脑生理学的理解来解释,他将大脑视为一种超级计算机。

Dennett先生于2005年在塔夫茨大学的办公室工作,坐在墙上有书架的房间里的一张木桌上。他身后有一扇窗户。在前景中,在特写中,是人类大脑的模型。他是塔夫茨大学认知研究中心的长期教授和主任。Rick Friedma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他写道:“所有种类的感知——实际上是所有种类的思想或心理活动——都是在大脑中通过对感官输入的平行、多轨道的解释和阐述过程来完成的。”。“进入神经系统的信息正在不断进行‘编辑修订’。”

到了20世纪90年代,Dennett先生越来越多地试图从人类与其他动物生命的进化角度来解释大脑的发展——以及独立意识和自由意志的幻觉。

他认为自然选择是这一进化过程中压倒一切的因素。他坚持认为,生物体的物理和行为特征,主要是通过对生存或繁殖的有益影响而进化的,从而增强生物体在环境中的适应性。

像古尔德先生这样的批评者警告说,虽然自然选择很重要,但进化也必须用随机基因突变来解释,这些突变对生物体是中性的,甚至有点损害,但在种群中已经固定了。在古尔德看来,进化的特点是长时间几乎没有变化,偶尔会出现短暂而迅速的重大变化,而丹尼特则为更渐进的观点辩护。

在学者之间日益激烈的争论背后,是科学界和哲学界关于哪一方在进化论问题上更值得信赖的自然摩擦。

丹尼特先生也因其对无神论的尖锐观点而陷入争议。他和同事Linda LaScola在2013年研究并出版了一本名为《陷在泥沼:把信仰抛在身后》的书,该书基于对各种教派的神职人员的采访,这些神职人员都是秘密无神论者。他们为自己继续传教的决定辩护,因为这为他们的会众提供了安慰和必要的仪式。


丹尼特先生的书《陷在泥坑》是外百老汇戏剧《难以置信》的基础,该剧将于2022年上演。书中神职人员的采访,成为Marin Gazzaniga戏剧《难以置信》的基础,该剧于2022年在百老汇外上演。台上的五位演员都举起手臂抬头看。四个人穿着深色牧师长袍,中间一个人穿着街头服装。舞台的地板是红地毯,背景是明亮的灰绿色。

八年前,丹尼特对进化生物学和宗教的观点是斯科特·约翰逊在新泽西州蒙特克莱尔一家剧院举行的七集音乐会上创作的75分钟长的音乐作品《Mind Out of Matter》的主题。这位作曲家使用了丹尼特的讲座和采访录音。

丹尼特先生的名声和追随者遍及大西洋两岸。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在妻子的陪同下出国巡回演讲。除了他的妻子,他的幸存者还包括一个女儿Andrea Dennett Wardwell;一个儿子,彼得;两个姐妹,辛西娅·叶和夏洛特·丹尼特;和六个孙子。

尽管丹尼特先生从不退缩地反驳其他学者的观点,但他对自己作品的严厉评论感到愤怒。尤其是当著名政治、宗教和文化作家莱昂·维塞尔蒂埃在《纽约时报书评》上强烈批评丹尼特先生2006年的畅销书《打破魔咒:宗教是一种自然现象》时。

本文标题:丹尼尔·丹尼特辞世

本文地址:http://www.128870.com/xinli/208685.html

本文阅读75到这结束,希望上面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

七酷生活网声明:本文发布的图片、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